故事心头血(续)


  故事:心头血(续)

  故事:心头血(续)

  其实恢复如今,大陆已经非常满意了。

  他去医院检查过,身体健壮如牛。也罢,就这样也挺好。

  彭大陆跑了一阵,终于看到了繁华的街道,心才放回了自己的肚子,他刚才真的怕的要死。

  秦姑看着落荒而逃的男人,嘴角溅出一丝无奈,“爽儿,姑姑替你不值!”

  大陆在灵药的作用下越来越年轻,连长相也发生了变化,五官变得更加立体,更加帅气。

  可秦爽遭到了反噬。她的手上开始出现了老年斑,额头上的抬头纹越来越深,曾经明媚的桃花眼开始下垂,整个人变得像个年过五十的老妪。

  男人都是善变的,无论他以前多么爱你,当你的容颜不再时,很少有男人能做到始终如一。

  彭大陆也不例外!

  此时的秦爽再也吸引不了彭大陆的目光,在他的眼神里,秦爽看到了赤裸裸的讨厌。

  特别是那天她去参加新店的开业典礼,彭大陆都不愿跟她站在一起。

  “这个女人有五十了吧!”旁边的人开始窃窃私语。

  “看着很老呀,跟彭总一点儿也不般配!”

  “最近流行老少恋!”

  “估计是个有手腕的有钱老女人,金钱有余,欲求不满……”

  听着大家挪揄的语气,秦爽的心里别提有难过,她的指甲深深地陷进自己的皮肤。

  彭大陆当然也听到了。他转头看着老气横秋的秦爽,气不打一处来,“你最近是怎么搞的,难道不懂收拾一下自己吗?这是什么场合,真丢脸!”

  大陆的话像一把利剑,直直地插进了她的心脏。秦爽用力捂住了自己的心口,取心头血的位置开始绞痛!

  故事:心头血(续)

  从此以后,彭大陆对秦爽冷淡了很多,很少用正眼看她。

  秦爽看出了他的变化,试图想要改变现状。每天对他体贴有加,经常打电话关心他,偶尔还去店里帮忙。

  可秦爽的付出没有换来丈夫的感恩。相反地,让他更加反感,大陆觉得她是变相监视自己。

  彭大陆将一大摞的美容塑形的广告单扔给她,没好气地说:“有时间多往美容院跑跑,不用整天往店里钻,店又不会长腿跑了!”

  赤裸裸地嫌弃,让秦爽面红耳赤,曾经说着“一生一世一双人”的男人,变脸比翻书还快。

  秦爽强忍着泪水点了点头。

  夜里他依旧没有归家,自从秦爽的容貌大变样后,大陆回家的次数屈指可数。

  大陆总是以工作忙应酬多为借口经常不着家,哪怕回到家里也不看她,倒头就睡,夫妻生活成了秦爽的奢望。

  秦爽面色苍白地坐在镜子前,看着镜子里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模样,不禁挤出一丝苦笑。

  这样的女人,任谁都会倒胃口吧?

  有一次,喝得醉醺醺的彭大陆回来,秦爽本想去扶他,却被他一下子推倒在地,“滚开!”

  摸着疼痛的手肘,一种无力感爬上了她的心头。

  彭大陆白色衬衫上的大红色唇印触目惊心。

  呵呵,他真的变心了。

  故事:心头血(续)

  夜色中,一个苍老的身影踽踽独行,几声撕心裂肺的咳嗽,让她的腰弯的更低。

  伴着咯吱咯吱的楼梯声,房间里的灯光忽明忽暗。

  “姑姑,请你再帮我一次!”秦爽摘下黑色的斗篷。

  “还是为了他?”

  秦爽点头。

  “你想要做什么?”

  “我要换脸!”

  “你果然疯了,用心头血替人续命已是族中大忌,你还要返老还童?休想再打那圣水果的主意!我要留着给你关键时刻用。”

  秦姑因为生气,声音尖利,干涩沙哑,就像铁丝划过玻璃时的嘎吱声。

  “我知道,圣水果虽然能改变人的面貌,却也会让饮水之人受千虫万蚁噬心之痛,虽然疼不致死,却比死还要痛苦!”秦爽平静地回答。

  “你不怕吗?”

  “怕,”秦爽的目光投向夜色,“但我更怕他会离开我!”

  这个傻孩子。秦姑无奈地摇头,缓缓地伸出右手。眼前的她,何尝不是当年的自己,不撞南墙不回头。

  她起心动念,掌心处瞬间开出一朵幽紫色的花,花心里包裹着三滴绿色晶莹的水珠。随即她又隔空取了一支透明的瓶子,将三滴水倒入瓶中,递给秦爽。

  秦爽惊讶地盯着瓶子,她发现虽然是三滴水,彼此之间却互相不融,独立存在。

  “每一滴水会给你一个比从前还要精致的容貌,期限是一个月。”

  语毕,她抬手指向瓶口,其中一颗水珠缓缓升了起来,从瓶口飘出来,直接飞进了秦爽的口中。

  “我只能帮你到这里了,孩子。”秦姑缓缓地走进里屋,门应声禁闭。

  第二天,彭大陆从宿醉中醒来,揉了揉自己还在疼痛的太阳穴,缓缓地睁开眼睛。

  猛然间,他看到躺在对面的女人竟然顶着一张陌生的脸,他用力地拍了拍自己的头,想要回忆昨天的事情。

  秦爽悠悠地醒了过来,睁着一双朦胧的大眼睛,“老公,你干什么?”

  “你…你是谁?”彭大陆结结巴巴地问。

  “我是小爽呀,你不认识我了?”

  彭大陆仔细地端详着对方,依稀是秦爽年轻时的模样,不!比她从前还要漂亮,水灵灵晶亮亮的!

  “你…你的脸是怎么回事?”

  “前段时间疏于保养,加上身体不太舒服,现在好了!”

  他惊喜地爬了起来,紧紧地搂住了老婆,“你真的太漂亮了!”大陆在她的脸上狠狠地亲了一口。

  秦爽微笑着迎合他,心里却一片荒凉。

  一个月里,秦爽极尽温柔、细致、沉稳,她不停地跟大陆温习着两个人曾经的美好。

  在秦爽心头血的喂养和爱情的滋润下,彭大陆感觉自己就像是二十出头的小伙子,在床上也是虎虎生威。

  一个月很快过去了,秦爽服下了第二滴水。

  这个月里,秦爽和大陆去了两个人定情的广场,彭大陆更是单膝下跪,在众人的见证下,再次向她求婚。

  第三个月里,两个人的感情更是蜜里调油,大陆发誓无论生老病死,都会不离不弃。

  三滴水终于用尽了……

  故事:心头血(续)

  彭大陆看到面目狰狞,一脸老态龙钟的秦爽时,想都没想就把她从床上踹了下来。

  “鬼呀!”他撕心裂肺地喊。

  “是我,秦爽!”那声音就像是从干裂的土地裂缝里钻出来,狰狞刺耳……

  “你…你的脸怎么,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彭大陆语无伦次,目光再也不肯放在那张脸上分毫。

  “我得了一种怪病,名字叫早衰症,或许一辈子都治不好,你还愿意陪我到老吗?”秦爽攀上他的手臂。

  彭大陆吓得浑身一凛,大力地咽了一口唾沫,颤抖着说了声“愿意”后,用力地把手抽了出来。

  “好好好,店里有事我得去一趟!”说完落荒而逃。

  那慌乱的背影,让人心寒。

  倏地,秦姑的声音从远处飘进耳朵,“爽儿,杀了他,你就可以恢复到从前的容貌!就当一切都没发生。”

  秦爽的泪水汩汩而下。她下不了手。

  容貌真的有那么重要吗?曾经的海誓山盟都像一场笑话啊。原来一见钟情,他钟的从来不是情,而是她的脸。这世上最易变的,是人心。

  大陆不回家了,听说跟公司的秘书搞在一起了。

  大陆贪欢,淫邪无度。半年以后,病情发作。身上又起了鳞片的苔藓,痛痒难耐。

  对,去找大仙!

  大陆提着个硕大的箱子,里面装满了钞票。他要让那个老婆子看看,自己资格活着的。

  没想到那个老婆子说,“除非你老婆亲自来,否则你就等死吧!”那阴森森的声音,诡异的笑容,让他险些尿了裤子。

  彭大陆精神开始恍惚,一路连滚带爬地逃回了家。

  打开后备箱,没人!他无论如何也没想到,自己的命竟然掌握在老婆手里,而他——

  很快,他的皮肤开始溃烂,口吐鲜血,命悬一线。

  其实,那些血,原本就不该是他的。

  当他忘记了初心,火龙就会失去镇守,伺机攻击他的五脏六腑,将他的心肝吃得一干二净!

  故事:心头血(续)

  秦爽被爸妈接走了。

  女儿饱受情劫,遍体鳞伤。是秦姑去通知秦父秦母的。她把剩下的圣水果一并交还给哥哥嫂嫂,她知道只有他们才能救回爽儿。

  至于这个糟蹋了她的男人,姑姑来办!

  只见姑姑发力,让大陆的魂魄以旁观者的姿态出现,去带她看看,在这之前究竟发生了什么——

  在新开的这家店,一个男人正跟一个漂亮的服务员鬼混。

  “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我为你付出了所有啊……”一个女人进门,开始泣诉。

  “你为我付出什么了?当初你爹拿出五百万来羞辱我,我可是分文没要!婚后我让你过上锦衣玉食的生活,有什么对不起你的地方?你说你每天伪装圣母,我欠你什么了?”

  “如果不是我父亲暗中支持,你能有现在这么顺利吗?如果不是我治好你的病,你还有命在这里跟其他人搞暧昧吗!”

  “我是吉人自有天相!跟你有什么关系!”

  “好,我们明天就去办离婚,我带孩子走!”

  一个男人追上,不停地理论。画面很快,声音叽叽喳喳,全是埋怨。最后男人伸出手,使劲扼住了女人的脖子,女人奄奄一息,奄奄一息……

  脸转过来,那正是秦爽!

  秦爽本就身弱无力,又损耗了心头血,不一会儿脑袋就耷拉了下来。大陆伙同那个秘书,将失去意识的秦爽塞进汽车的后备箱。

  原来是这样!

  秦姑当初只是感应到侄女有难,赶来的时候她已经断气了。是她把秦爽的肉身及时转移出来,把圣水果亲自喂到她口中,才挽回了一丝真气。她把秦爽送到了她父母身边,现在她要复仇了!

  “是谁害死秦爽的?”秦姑厉声质问。

  “是一个来店里的劫匪!我不知道啊,求你救救我,我疼——我痒——。”这个男人依旧在狡辩,在求饶。

  秦姑一怒之下,劈出一掌,男人向后一仰,一命呜呼。

  他死了。秦爽活了。

  可惜她的记忆也随风而去了。

  “这是秦爽的情劫,注定没有躲过。好在伤得越痛,越圆满,以后再也不会为情所困了。”

  “这么说,也是因祸得福了?”秦母问。

  “对,神木族每个人都要经历一场将死的大劫难,才能涅槃重生。”

  “那秦瑶儿(秦姑)呢?”

  “别急,她还差一个人来度化。”

  机缘巧合下,朵朵跟了秦姑。二十年后——

  一个亭亭玉立的大姑娘,在给一个优雅的女人画眉毛。女人的声音很好听,样貌倾国倾城,她要去尘世中谈恋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