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物狂”妻子欠下百万巨债,丈夫要不要还?


?

  婚礼上的一句誓言:我负责赚钱养家,你负责貌美如花,这句话听起来很美,但理想照进现实却很痛。在今天的案件中,妻子疯狂购物欠下百万巨债,丈夫被迫卖房还债。如此巨债临头,不禁让人想起另一句话: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但这大难来临,丈夫真的能飞的走吗?

  

  案例回顾:

  刘某收入可观,妻子月入近万元,三口之家住的是一套200多平方米的楼中楼,市中心还有一套小两房,俨然一个幸福的小康之家。但婚后刘某妻子购物成瘾,每部手机都装满了能叫得上名字的购物平台APP,网贷平台的APP也下载了40多个,透支信用卡20余万,共欠下百万巨债,刘某不得不被迫卖房还债。刘某想,这种债务是不是夫妻共同债务,我要不要还?

  

  律师说法:

  按照2003年12月4日《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二十四条规定:债权人就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一方以个人名义所负债务主张权利的,应当按夫妻共同债务处理。但夫妻一方能够证明债权人与债务人明确约定为个人债务,或者能够证明属于婚姻法第十九条第三款规定情形的除外。

  《婚姻法》第十九条第三款规定:夫妻对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财产约定归各自所有的,夫或妻一方对外所负的债务,第三人知道该约定的,以夫或妻一方所有的财产清偿。

  从该司法解释规定理解,如果刘某没有证据能证明其妻子与银行或网贷平台之间约定这些债务是个人债务,那么这些债务就是夫妻共同债务,刘某和妻子一起都负有偿还的义务。实践中,银行或网贷平台不可能会与刘某妻子将这些债务约定为个人债务,而一般夫妻也不会对外宣扬自己的家庭是财产共同共有还是分开归个人所有,因此也就造成了夫妻一方的举证难题,最终都被要求共同偿还。

  

  而按照2018年1月16日?《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夫妻债务纠纷案件适用法律有关问题的解释》第三条规定:夫妻一方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以个人名义超出家庭日常生活需要所负的债务,债权人以属于夫妻共同债务为由主张权利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但债权人能够证明该债务用于夫妻共同生活、共同生产经营或者基于夫妻双方共同意思表示的除外。

  在此次的司法解释中明确了两个意见,一是家庭日常生活需要所负的债务就是夫妻共同债务;二是超出家庭日常所需要而负的债务,举证责任由夫妻一方变成了债权人,即要债权人证明债务是用于夫妻共同生产、生活等方面。结合本案来看,就是需要银行或网贷平台证明刘某妻子所花的钱都是用于刘某的家庭生产、生活,或刘某同意其妻子的贷款行为,在这种情况下,刘某才需要承担共同偿还的责任。

  很显然,新的司法解释出台后虽然没有废除前面的规定,但按照新法优于旧法的原则,夫妻一方对于另一方超出家庭日常生活需要所负的债务可以说不,即不承担还款责任。

  

  可是结合本案,刘某也可以说不吗?

  首先,我们需要判断,刘某妻子所购物品是否超出家庭日常生活需要?若是,则属于夫妻共同债务,刘某需要承担共同还款义务;若否,则不属于夫妻共同债务,刘某无须承担还款义务。

  刘某妻子购物的单笔金额相对于其收入和家庭收入来说都不算大,所购物品符合吃穿住用行的家庭生活需要范畴,即符合家庭日常需要特征;另一方面,结合其购物次数、品种、数量、总价累计之下变成了巨额债务,又明显超出家庭日常需要。

  家庭日常生活需要的概念,现行法律和司法解释也没有做出明确定义。那么,我们就需要结合生活实际,银行或网贷平台自身限制以及公平原则来理解本案例中的家庭日常生活需要。

  一方面,刘某妻子所购物品均未离开正常家庭日常生活需要品的范畴,故对于银行或网贷平台来说,这些不应再要求他们来举证是否超出日常生活所需要,虽然刘某妻子可能会有重复消费;另一方面,作为刘某来说,对于其妻子的疯狂购物行为是明知的,夫妻一方对于另一方的行为是明知的,且未采取有效的措施予以制止或通知债权人,某种程度上是可以认定刘某是同意其妻子的消费行为的;这样来看,刘某承担还款责任并不冤枉。

  当然,如果刘某妻子所购物品中有明显超出日常生活需要的高额奢侈品的话,这种费用,刘某是可以拒绝承担共同还款责任的。

  

  进一步分析本案可能涉及到的另一问题,刘某妻子是一个“购物狂”,如果其被鉴定为有精神方面的疾病,为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那么该巨额债务如何处理,是否影响夫妻共同债务的认定?

  《民法总则》第二十二条规定:不能完全辨认自己行为的成年人为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实施民事法律行为由其法定代理人代理或者经其法定代理人同意、追认,但是可以独立实施纯获利益的民事法律行为或者与其智力、精神健康状况相适应的民事法律行为。第二十八条:无民事行为能力或者限制民事行为能力的成年人,由下列有监护能力的人按顺序担任监护人:

  (一)配偶;(二)父母、子女;(三)其他近亲属;(四)其他愿意担任监护人的个人或者组织,但是须经被监护人住所地的居民委员会、村民委员会或者民政部门同意。

  若刘某妻子被鉴定为患有精神方面的疾病,则刘某是其法定第一顺序的监护人,则其在生病期间发生购物行为、借款行为在法律上都为效力待定的行为,需要其监护人刘某追认,才能决定这些行为是否合法有效。刘某可以选择退货退款来偿还银行或网贷平台,也可以选择接受购物行为,自行承担向银行或网贷平台的还款责任。

  由此可见,刘某妻子是否患有精神方面的疾病都难以免除刘某的共同还款义务。

  

  本文作者:《高爽说法》律师帮忙团成员:江苏昊信律师事务所蒋德军律师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18

  参与

  38

  阅读下一篇

  国庆节后, 300座城市卖地收入出炉, 房奴们看了泪流满面

  返回网易首页

  下载网易新闻客户端

  婚礼上的一句誓言:我负责赚钱养家,你负责貌美如花,这句话听起来很美,但理想照进现实却很痛。在今天的案件中,妻子疯狂购物欠下百万巨债,丈夫被迫卖房还债。如此巨债临头,不禁让人想起另一句话: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但这大难来临,丈夫真的能飞的走吗?

  

  案例回顾:

  刘某收入可观,妻子月入近万元,三口之家住的是一套200多平方米的楼中楼,市中心还有一套小两房,俨然一个幸福的小康之家。但婚后刘某妻子购物成瘾,每部手机都装满了能叫得上名字的购物平台APP,网贷平台的APP也下载了40多个,透支信用卡20余万,共欠下百万巨债,刘某不得不被迫卖房还债。刘某想,这种债务是不是夫妻共同债务,我要不要还?

  

  律师说法:

  按照2003年12月4日《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二十四条规定:债权人就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一方以个人名义所负债务主张权利的,应当按夫妻共同债务处理。但夫妻一方能够证明债权人与债务人明确约定为个人债务,或者能够证明属于婚姻法第十九条第三款规定情形的除外。

  《婚姻法》第十九条第三款规定:夫妻对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财产约定归各自所有的,夫或妻一方对外所负的债务,第三人知道该约定的,以夫或妻一方所有的财产清偿。

  从该司法解释规定理解,如果刘某没有证据能证明其妻子与银行或网贷平台之间约定这些债务是个人债务,那么这些债务就是夫妻共同债务,刘某和妻子一起都负有偿还的义务。实践中,银行或网贷平台不可能会与刘某妻子将这些债务约定为个人债务,而一般夫妻也不会对外宣扬自己的家庭是财产共同共有还是分开归个人所有,因此也就造成了夫妻一方的举证难题,最终都被要求共同偿还。

  

  而按照2018年1月16日?《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夫妻债务纠纷案件适用法律有关问题的解释》第三条规定:夫妻一方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以个人名义超出家庭日常生活需要所负的债务,债权人以属于夫妻共同债务为由主张权利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但债权人能够证明该债务用于夫妻共同生活、共同生产经营或者基于夫妻双方共同意思表示的除外。

  在此次的司法解释中明确了两个意见,一是家庭日常生活需要所负的债务就是夫妻共同债务;二是超出家庭日常所需要而负的债务,举证责任由夫妻一方变成了债权人,即要债权人证明债务是用于夫妻共同生产、生活等方面。结合本案来看,就是需要银行或网贷平台证明刘某妻子所花的钱都是用于刘某的家庭生产、生活,或刘某同意其妻子的贷款行为,在这种情况下,刘某才需要承担共同偿还的责任。

  很显然,新的司法解释出台后虽然没有废除前面的规定,但按照新法优于旧法的原则,夫妻一方对于另一方超出家庭日常生活需要所负的债务可以说不,即不承担还款责任。

  

  可是结合本案,刘某也可以说不吗?

  首先,我们需要判断,刘某妻子所购物品是否超出家庭日常生活需要?若是,则属于夫妻共同债务,刘某需要承担共同还款义务;若否,则不属于夫妻共同债务,刘某无须承担还款义务。

  刘某妻子购物的单笔金额相对于其收入和家庭收入来说都不算大,所购物品符合吃穿住用行的家庭生活需要范畴,即符合家庭日常需要特征;另一方面,结合其购物次数、品种、数量、总价累计之下变成了巨额债务,又明显超出家庭日常需要。

  家庭日常生活需要的概念,现行法律和司法解释也没有做出明确定义。那么,我们就需要结合生活实际,银行或网贷平台自身限制以及公平原则来理解本案例中的家庭日常生活需要。

  一方面,刘某妻子所购物品均未离开正常家庭日常生活需要品的范畴,故对于银行或网贷平台来说,这些不应再要求他们来举证是否超出日常生活所需要,虽然刘某妻子可能会有重复消费;另一方面,作为刘某来说,对于其妻子的疯狂购物行为是明知的,夫妻一方对于另一方的行为是明知的,且未采取有效的措施予以制止或通知债权人,某种程度上是可以认定刘某是同意其妻子的消费行为的;这样来看,刘某承担还款责任并不冤枉。

  当然,如果刘某妻子所购物品中有明显超出日常生活需要的高额奢侈品的话,这种费用,刘某是可以拒绝承担共同还款责任的。

  

  进一步分析本案可能涉及到的另一问题,刘某妻子是一个“购物狂”,如果其被鉴定为有精神方面的疾病,为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那么该巨额债务如何处理,是否影响夫妻共同债务的认定?

  《民法总则》第二十二条规定:不能完全辨认自己行为的成年人为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实施民事法律行为由其法定代理人代理或者经其法定代理人同意、追认,但是可以独立实施纯获利益的民事法律行为或者与其智力、精神健康状况相适应的民事法律行为。第二十八条:无民事行为能力或者限制民事行为能力的成年人,由下列有监护能力的人按顺序担任监护人:

  (一)配偶;(二)父母、子女;(三)其他近亲属;(四)其他愿意担任监护人的个人或者组织,但是须经被监护人住所地的居民委员会、村民委员会或者民政部门同意。

  若刘某妻子被鉴定为患有精神方面的疾病,则刘某是其法定第一顺序的监护人,则其在生病期间发生购物行为、借款行为在法律上都为效力待定的行为,需要其监护人刘某追认,才能决定这些行为是否合法有效。刘某可以选择退货退款来偿还银行或网贷平台,也可以选择接受购物行为,自行承担向银行或网贷平台的还款责任。

  由此可见,刘某妻子是否患有精神方面的疾病都难以免除刘某的共同还款义务。

  

  本文作者:《高爽说法》律师帮忙团成员:江苏昊信律师事务所蒋德军律师

  婚礼上的一句誓言:我负责赚钱养家,你负责貌美如花,这句话听起来很美,但理想照进现实却很痛。在今天的案件中,妻子疯狂购物欠下百万巨债,丈夫被迫卖房还债。如此巨债临头,不禁让人想起另一句话: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但这大难来临,丈夫真的能飞的走吗?

  

  案例回顾:

  刘某收入可观,妻子月入近万元,三口之家住的是一套200多平方米的楼中楼,市中心还有一套小两房,俨然一个幸福的小康之家。但婚后刘某妻子购物成瘾,每部手机都装满了能叫得上名字的购物平台APP,网贷平台的APP也下载了40多个,透支信用卡20余万,共欠下百万巨债,刘某不得不被迫卖房还债。刘某想,这种债务是不是夫妻共同债务,我要不要还?

  

  律师说法:

  按照2003年12月4日《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二十四条规定:债权人就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一方以个人名义所负债务主张权利的,应当按夫妻共同债务处理。但夫妻一方能够证明债权人与债务人明确约定为个人债务,或者能够证明属于婚姻法第十九条第三款规定情形的除外。

  《婚姻法》第十九条第三款规定:夫妻对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财产约定归各自所有的,夫或妻一方对外所负的债务,第三人知道该约定的,以夫或妻一方所有的财产清偿。

  从该司法解释规定理解,如果刘某没有证据能证明其妻子与银行或网贷平台之间约定这些债务是个人债务,那么这些债务就是夫妻共同债务,刘某和妻子一起都负有偿还的义务。实践中,银行或网贷平台不可能会与刘某妻子将这些债务约定为个人债务,而一般夫妻也不会对外宣扬自己的家庭是财产共同共有还是分开归个人所有,因此也就造成了夫妻一方的举证难题,最终都被要求共同偿还。

  

  而按照2018年1月16日?《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夫妻债务纠纷案件适用法律有关问题的解释》第三条规定:夫妻一方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以个人名义超出家庭日常生活需要所负的债务,债权人以属于夫妻共同债务为由主张权利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但债权人能够证明该债务用于夫妻共同生活、共同生产经营或者基于夫妻双方共同意思表示的除外。

  在此次的司法解释中明确了两个意见,一是家庭日常生活需要所负的债务就是夫妻共同债务;二是超出家庭日常所需要而负的债务,举证责任由夫妻一方变成了债权人,即要债权人证明债务是用于夫妻共同生产、生活等方面。结合本案来看,就是需要银行或网贷平台证明刘某妻子所花的钱都是用于刘某的家庭生产、生活,或刘某同意其妻子的贷款行为,在这种情况下,刘某才需要承担共同偿还的责任。

  很显然,新的司法解释出台后虽然没有废除前面的规定,但按照新法优于旧法的原则,夫妻一方对于另一方超出家庭日常生活需要所负的债务可以说不,即不承担还款责任。

  

  可是结合本案,刘某也可以说不吗?

  首先,我们需要判断,刘某妻子所购物品是否超出家庭日常生活需要?若是,则属于夫妻共同债务,刘某需要承担共同还款义务;若否,则不属于夫妻共同债务,刘某无须承担还款义务。

  刘某妻子购物的单笔金额相对于其收入和家庭收入来说都不算大,所购物品符合吃穿住用行的家庭生活需要范畴,即符合家庭日常需要特征;另一方面,结合其购物次数、品种、数量、总价累计之下变成了巨额债务,又明显超出家庭日常需要。

  家庭日常生活需要的概念,现行法律和司法解释也没有做出明确定义。那么,我们就需要结合生活实际,银行或网贷平台自身限制以及公平原则来理解本案例中的家庭日常生活需要。

  一方面,刘某妻子所购物品均未离开正常家庭日常生活需要品的范畴,故对于银行或网贷平台来说,这些不应再要求他们来举证是否超出日常生活所需要,虽然刘某妻子可能会有重复消费;另一方面,作为刘某来说,对于其妻子的疯狂购物行为是明知的,夫妻一方对于另一方的行为是明知的,且未采取有效的措施予以制止或通知债权人,某种程度上是可以认定刘某是同意其妻子的消费行为的;这样来看,刘某承担还款责任并不冤枉。

  当然,如果刘某妻子所购物品中有明显超出日常生活需要的高额奢侈品的话,这种费用,刘某是可以拒绝承担共同还款责任的。

  

  进一步分析本案可能涉及到的另一问题,刘某妻子是一个“购物狂”,如果其被鉴定为有精神方面的疾病,为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那么该巨额债务如何处理,是否影响夫妻共同债务的认定?

  《民法总则》第二十二条规定:不能完全辨认自己行为的成年人为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实施民事法律行为由其法定代理人代理或者经其法定代理人同意、追认,但是可以独立实施纯获利益的民事法律行为或者与其智力、精神健康状况相适应的民事法律行为。第二十八条:无民事行为能力或者限制民事行为能力的成年人,由下列有监护能力的人按顺序担任监护人:

  (一)配偶;(二)父母、子女;(三)其他近亲属;(四)其他愿意担任监护人的个人或者组织,但是须经被监护人住所地的居民委员会、村民委员会或者民政部门同意。

  若刘某妻子被鉴定为患有精神方面的疾病,则刘某是其法定第一顺序的监护人,则其在生病期间发生购物行为、借款行为在法律上都为效力待定的行为,需要其监护人刘某追认,才能决定这些行为是否合法有效。刘某可以选择退货退款来偿还银行或网贷平台,也可以选择接受购物行为,自行承担向银行或网贷平台的还款责任。

  由此可见,刘某妻子是否患有精神方面的疾病都难以免除刘某的共同还款义务。

  

  本文作者:《高爽说法》律师帮忙团成员:江苏昊信律师事务所蒋德军律师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18

  参与

  38

  阅读下一篇

  国庆节后, 300座城市卖地收入出炉, 房奴们看了泪流满面

  返回网易首页

  下载网易新闻客户端

  婚礼上的一句誓言:我负责赚钱养家,你负责貌美如花,这句话听起来很美,但理想照进现实却很痛。在今天的案件中,妻子疯狂购物欠下百万巨债,丈夫被迫卖房还债。如此巨债临头,不禁让人想起另一句话: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但这大难来临,丈夫真的能飞的走吗?

  

  案例回顾:

  刘某收入可观,妻子月入近万元,三口之家住的是一套200多平方米的楼中楼,市中心还有一套小两房,俨然一个幸福的小康之家。但婚后刘某妻子购物成瘾,每部手机都装满了能叫得上名字的购物平台APP,网贷平台的APP也下载了40多个,透支信用卡20余万,共欠下百万巨债,刘某不得不被迫卖房还债。刘某想,这种债务是不是夫妻共同债务,我要不要还?

  

  律师说法:

  按照2003年12月4日《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二十四条规定:债权人就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一方以个人名义所负债务主张权利的,应当按夫妻共同债务处理。但夫妻一方能够证明债权人与债务人明确约定为个人债务,或者能够证明属于婚姻法第十九条第三款规定情形的除外。

  《婚姻法》第十九条第三款规定:夫妻对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财产约定归各自所有的,夫或妻一方对外所负的债务,第三人知道该约定的,以夫或妻一方所有的财产清偿。

  从该司法解释规定理解,如果刘某没有证据能证明其妻子与银行或网贷平台之间约定这些债务是个人债务,那么这些债务就是夫妻共同债务,刘某和妻子一起都负有偿还的义务。实践中,银行或网贷平台不可能会与刘某妻子将这些债务约定为个人债务,而一般夫妻也不会对外宣扬自己的家庭是财产共同共有还是分开归个人所有,因此也就造成了夫妻一方的举证难题,最终都被要求共同偿还。

  

  而按照2018年1月16日?《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夫妻债务纠纷案件适用法律有关问题的解释》第三条规定:夫妻一方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以个人名义超出家庭日常生活需要所负的债务,债权人以属于夫妻共同债务为由主张权利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但债权人能够证明该债务用于夫妻共同生活、共同生产经营或者基于夫妻双方共同意思表示的除外。

  在此次的司法解释中明确了两个意见,一是家庭日常生活需要所负的债务就是夫妻共同债务;二是超出家庭日常所需要而负的债务,举证责任由夫妻一方变成了债权人,即要债权人证明债务是用于夫妻共同生产、生活等方面。结合本案来看,就是需要银行或网贷平台证明刘某妻子所花的钱都是用于刘某的家庭生产、生活,或刘某同意其妻子的贷款行为,在这种情况下,刘某才需要承担共同偿还的责任。

  很显然,新的司法解释出台后虽然没有废除前面的规定,但按照新法优于旧法的原则,夫妻一方对于另一方超出家庭日常生活需要所负的债务可以说不,即不承担还款责任。

  

  可是结合本案,刘某也可以说不吗?

  首先,我们需要判断,刘某妻子所购物品是否超出家庭日常生活需要?若是,则属于夫妻共同债务,刘某需要承担共同还款义务;若否,则不属于夫妻共同债务,刘某无须承担还款义务。

  刘某妻子购物的单笔金额相对于其收入和家庭收入来说都不算大,所购物品符合吃穿住用行的家庭生活需要范畴,即符合家庭日常需要特征;另一方面,结合其购物次数、品种、数量、总价累计之下变成了巨额债务,又明显超出家庭日常需要。

  家庭日常生活需要的概念,现行法律和司法解释也没有做出明确定义。那么,我们就需要结合生活实际,银行或网贷平台自身限制以及公平原则来理解本案例中的家庭日常生活需要。

  一方面,刘某妻子所购物品均未离开正常家庭日常生活需要品的范畴,故对于银行或网贷平台来说,这些不应再要求他们来举证是否超出日常生活所需要,虽然刘某妻子可能会有重复消费;另一方面,作为刘某来说,对于其妻子的疯狂购物行为是明知的,夫妻一方对于另一方的行为是明知的,且未采取有效的措施予以制止或通知债权人,某种程度上是可以认定刘某是同意其妻子的消费行为的;这样来看,刘某承担还款责任并不冤枉。

  当然,如果刘某妻子所购物品中有明显超出日常生活需要的高额奢侈品的话,这种费用,刘某是可以拒绝承担共同还款责任的。

  

  进一步分析本案可能涉及到的另一问题,刘某妻子是一个“购物狂”,如果其被鉴定为有精神方面的疾病,为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那么该巨额债务如何处理,是否影响夫妻共同债务的认定?

  《民法总则》第二十二条规定:不能完全辨认自己行为的成年人为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实施民事法律行为由其法定代理人代理或者经其法定代理人同意、追认,但是可以独立实施纯获利益的民事法律行为或者与其智力、精神健康状况相适应的民事法律行为。第二十八条:无民事行为能力或者限制民事行为能力的成年人,由下列有监护能力的人按顺序担任监护人:

  (一)配偶;(二)父母、子女;(三)其他近亲属;(四)其他愿意担任监护人的个人或者组织,但是须经被监护人住所地的居民委员会、村民委员会或者民政部门同意。

  若刘某妻子被鉴定为患有精神方面的疾病,则刘某是其法定第一顺序的监护人,则其在生病期间发生购物行为、借款行为在法律上都为效力待定的行为,需要其监护人刘某追认,才能决定这些行为是否合法有效。刘某可以选择退货退款来偿还银行或网贷平台,也可以选择接受购物行为,自行承担向银行或网贷平台的还款责任。

  由此可见,刘某妻子是否患有精神方面的疾病都难以免除刘某的共同还款义务。

  

  本文作者:《高爽说法》律师帮忙团成员:江苏昊信律师事务所蒋德军律师

  婚礼上的一句誓言:我负责赚钱养家,你负责貌美如花,这句话听起来很美,但理想照进现实却很痛。在今天的案件中,妻子疯狂购物欠下百万巨债,丈夫被迫卖房还债。如此巨债临头,不禁让人想起另一句话: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但这大难来临,丈夫真的能飞的走吗?

  

  案例回顾:

  刘某收入可观,妻子月入近万元,三口之家住的是一套200多平方米的楼中楼,市中心还有一套小两房,俨然一个幸福的小康之家。但婚后刘某妻子购物成瘾,每部手机都装满了能叫得上名字的购物平台APP,网贷平台的APP也下载了40多个,透支信用卡20余万,共欠下百万巨债,刘某不得不被迫卖房还债。刘某想,这种债务是不是夫妻共同债务,我要不要还?

  

  律师说法:

  按照2003年12月4日《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二十四条规定:债权人就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一方以个人名义所负债务主张权利的,应当按夫妻共同债务处理。但夫妻一方能够证明债权人与债务人明确约定为个人债务,或者能够证明属于婚姻法第十九条第三款规定情形的除外。

  《婚姻法》第十九条第三款规定:夫妻对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财产约定归各自所有的,夫或妻一方对外所负的债务,第三人知道该约定的,以夫或妻一方所有的财产清偿。

  从该司法解释规定理解,如果刘某没有证据能证明其妻子与银行或网贷平台之间约定这些债务是个人债务,那么这些债务就是夫妻共同债务,刘某和妻子一起都负有偿还的义务。实践中,银行或网贷平台不可能会与刘某妻子将这些债务约定为个人债务,而一般夫妻也不会对外宣扬自己的家庭是财产共同共有还是分开归个人所有,因此也就造成了夫妻一方的举证难题,最终都被要求共同偿还。

  

  而按照2018年1月16日?《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夫妻债务纠纷案件适用法律有关问题的解释》第三条规定:夫妻一方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以个人名义超出家庭日常生活需要所负的债务,债权人以属于夫妻共同债务为由主张权利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但债权人能够证明该债务用于夫妻共同生活、共同生产经营或者基于夫妻双方共同意思表示的除外。

  在此次的司法解释中明确了两个意见,一是家庭日常生活需要所负的债务就是夫妻共同债务;二是超出家庭日常所需要而负的债务,举证责任由夫妻一方变成了债权人,即要债权人证明债务是用于夫妻共同生产、生活等方面。结合本案来看,就是需要银行或网贷平台证明刘某妻子所花的钱都是用于刘某的家庭生产、生活,或刘某同意其妻子的贷款行为,在这种情况下,刘某才需要承担共同偿还的责任。

  很显然,新的司法解释出台后虽然没有废除前面的规定,但按照新法优于旧法的原则,夫妻一方对于另一方超出家庭日常生活需要所负的债务可以说不,即不承担还款责任。

  

  可是结合本案,刘某也可以说不吗?

  首先,我们需要判断,刘某妻子所购物品是否超出家庭日常生活需要?若是,则属于夫妻共同债务,刘某需要承担共同还款义务;若否,则不属于夫妻共同债务,刘某无须承担还款义务。

  刘某妻子购物的单笔金额相对于其收入和家庭收入来说都不算大,所购物品符合吃穿住用行的家庭生活需要范畴,即符合家庭日常需要特征;另一方面,结合其购物次数、品种、数量、总价累计之下变成了巨额债务,又明显超出家庭日常需要。

  家庭日常生活需要的概念,现行法律和司法解释也没有做出明确定义。那么,我们就需要结合生活实际,银行或网贷平台自身限制以及公平原则来理解本案例中的家庭日常生活需要。

  一方面,刘某妻子所购物品均未离开正常家庭日常生活需要品的范畴,故对于银行或网贷平台来说,这些不应再要求他们来举证是否超出日常生活所需要,虽然刘某妻子可能会有重复消费;另一方面,作为刘某来说,对于其妻子的疯狂购物行为是明知的,夫妻一方对于另一方的行为是明知的,且未采取有效的措施予以制止或通知债权人,某种程度上是可以认定刘某是同意其妻子的消费行为的;这样来看,刘某承担还款责任并不冤枉。

  当然,如果刘某妻子所购物品中有明显超出日常生活需要的高额奢侈品的话,这种费用,刘某是可以拒绝承担共同还款责任的。

  

  进一步分析本案可能涉及到的另一问题,刘某妻子是一个“购物狂”,如果其被鉴定为有精神方面的疾病,为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那么该巨额债务如何处理,是否影响夫妻共同债务的认定?

  《民法总则》第二十二条规定:不能完全辨认自己行为的成年人为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实施民事法律行为由其法定代理人代理或者经其法定代理人同意、追认,但是可以独立实施纯获利益的民事法律行为或者与其智力、精神健康状况相适应的民事法律行为。第二十八条:无民事行为能力或者限制民事行为能力的成年人,由下列有监护能力的人按顺序担任监护人:

  (一)配偶;(二)父母、子女;(三)其他近亲属;(四)其他愿意担任监护人的个人或者组织,但是须经被监护人住所地的居民委员会、村民委员会或者民政部门同意。

  若刘某妻子被鉴定为患有精神方面的疾病,则刘某是其法定第一顺序的监护人,则其在生病期间发生购物行为、借款行为在法律上都为效力待定的行为,需要其监护人刘某追认,才能决定这些行为是否合法有效。刘某可以选择退货退款来偿还银行或网贷平台,也可以选择接受购物行为,自行承担向银行或网贷平台的还款责任。

  由此可见,刘某妻子是否患有精神方面的疾病都难以免除刘某的共同还款义务。

  

  本文作者:《高爽说法》律师帮忙团成员:江苏昊信律师事务所蒋德军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