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得过去我们家母鸡孵小鸡的时候


  当代精英文学2019(133)//首届全球华语诗文20万大奖赛169号 史魁星 散文

  记得过去我们家母鸡孵小鸡的时候

  文/史魁星

  家有燕子

  檐头下的燕子窝现在静静的了。就在前两天,燕子一家还闹哄哄地住在那里。

  大概在梨花飞舞的时候,两只燕子来到我家“踩窝”来了,它们在庭院中飞了一圈又一圈,而后落在屋檐前的网线上,叽哩嘎拉地鸣叫。我知道燕子说的是:不吃你的糜子,不吃你的谷子,借你的三间房子,走开了给你留一个底拉尕――。这是小时候妈妈给我讲故事时说过的,听起来还真像是那么回事。我抬头应了一声:行啊,住下吧!它们却吱地一声展翅飞走了,让我又后悔是不是惊到了它。

  世间飞禽,除了笼中饲养的观赏鸟类,就数燕子是最亲近人的了。你看那些黄鹂呀画眉呀山雀等等鸟儿,虽然歌声招人喜欢,但想要近距离观赏,还真是难得,它们总是藏在稠密的树叶间、站在高高的枝尖上,让你欲近不能,做巢更是百般藏匿,极其隐秘。唯独燕子,居然堂而皇之地将巢筑到屋檐下来了,特殊得很哎!

  态度是相互影响的,人与动物之间也是如此。既然燕子对人没有敌意,人对燕子就更要爱护有加了,于是看到燕子有落户的意愿,主人就会莫名兴奋起来,或许心里面会冥冥地和“兴旺、积善”之类的词挂上钩,有的人还给燕子可能筑巢的地方刻意架一小块木板,让其筑巢更容易一些,像留贵宾似的想要留下它来。

  雨过天晴,燕子就会忙碌起来,一趟一趟飞去飞来,衔泥衔草,十分专注地垒起巢来,三五天后,一个别致的巢穴就建起来了。

  卿卿我我,细语喃呢,有家的爱情是现实并且巩固的。没过几日,它们已经在孵化小燕子了。

  燕子孵蛋是禁忌人查看的,正所谓可远观而不可亵玩也。据说有一人家的小孩闹着要看小燕,大人只是将他举起来在燕窝边瞅了一眼,老燕子便扬长而去,那以后再也没有回来,好端端糟蹋了一窝燕雏,主人自责不已,每每如此这般告诫人们,此事一传十十传百,往后再有小孩要看燕窝,大人总会将那故事绘声绘色地重述一遍,小孩子似有所悟,也就不再闹了。

  记得过去我们家母鸡孵小鸡的时候,奶奶会先收集鸡蛋,家里养的鸡产一只蛋她就集一只蛋,一只一只放在棉花包里暖起来,等集够了十四五颗,或者更多吧,她就将抱窝鸡捉过来,口中还念念有词:“鸡鸡鸡,你妈把你抱了三七二十一,叽里嘛啦都出来”,然后将母鸡置于鸡蛋上面,用筛子罩起来,防止它罢工走掉。孵过二十一天左右,小鸡们才会破壳而出。其间她要多次翻动查看鸡蛋,捡掉水蛋,看到哪只小鸡啄开鸡蛋露出小嘴来,就帮着拨蛋壳,还端着小汤勺给气命儿弱的小鸡喂奶水喝,给鸡鸡充当“月嫂”,不亦乐乎。我没有仔细观察,不知道燕子的孵卵期是多少天,过了一些时日,就见老燕子已经在给雏儿喂食物了,真是麻利得很、能干得很呐。

  午后闷热,雷雨将来,这个时候是捕捉飞虫的最佳时间。看燕子们在低空灵巧地飞着,它们是鸟类中技术最高超的飞行家,上下自如左右灵活,风度翩翩,宛若舞者表演于竞技场上。眼看它在空中挫身,一个俯冲然后扬头一窜,在空中打一个“√”号之时,就可以确定它是捕到一只飞虫了,因为它立马就会飞回来给巢中的雏燕喂食。雏燕们一见妈妈回来,伸着脖子,张大黄茸茸的嘴,吱吱直叫。有一句古语叫“近水楼台先得月”,用我们通渭当地话翻译就是“窝门口的雀儿子先大呢”。我见到几次老燕将食物连续喂给了脖子伸得最高的嘴巴里,心里很不平服,暗暗指责老燕没有“挨次挨份”,有失公允,而后又暗自失笑起来,身为万物之灵的人尚不能绝对公平,何况鸟乎!几日之后,看到得到食物少的雏燕还是活着长大了,又为它庆幸了一凡。生命艰难,尤其是被动的一方,授予者随机一个转念就能叫它感受炎凉,自然界所有自以为自然而然的过程,又似乎全凭造化了。

  终于,燕雏到了出巢的时候,这几天,它们常在巢边沿上叽叽喳喳探身振翅,大有一展身手的姿态。

  看似跃跃欲试,其实雏燕们也不敢离巢起飞。我真是惊叹燕子充满智慧的诱导雏燕出窝的过程。这一天,两只老燕没有像往常一样出去觅食,而是在屋檐前的网线上梳理羽毛,不停高歌,很悠闲的样子。巢里的雏燕叽叽喳喳,挤挤攘攘,不断有雏燕挂在巢沿上扑楞翅膀,很不安份。一只老燕从网线上跃下飞向巢边飞,众雏燕连忙张大了嘴争着接食,却见老燕在巢边一晃又飞回网线上去了,过一回儿,它又是到巢边晃了一圈,引得雏燕吱嘛乱叫。这样来来回回十几趟、或许几十趟过后,雏燕们也许是太饿了,在老燕接近巢穴之时,一只雏燕急于争到食物,探身太远,一失足脱离了巢穴,在向下一落之际,展翅飞起来了,随即,老燕转身飞向蓝天,雏燕也随着妈妈向广阔的天际飞去了,过了一会,它又随着妈妈飞回来了,落在屋顶的瓦楞上,第一只雏燕“引窝”成功。

  万事开头难,有了第一次的引导,后面的如法炮制,两只又相继出窝了,巢穴中还有最小的一个“底拉尕”。是不是它要被抛弃了?非也!这时候,一只老燕负责已经出巢的雏燕,一只继续给巢中的最后一只雏燕喂食。到了晚上,全部雏燕又都飞回家了,挨挨挤挤,在燕窝边沿上站了一排,个个现出自信的姿势。

  第二天一早,燕窝里已经静悄悄的,那只最小的雏燕也成功出巢。只留下空落落的巢穴,供它们困了回来稍息。

  审阅:《当代精英文学》散文主编 报告文学副总编 高谊沣

  绿荫短语:史魁星老师真是生活的有心人,对家燕观察得十分仔细,描写得生动有趣,并且夹叙夹议凸显主旨。文章字里行间无不流露出人性的善念和燕子的可爱,以及第一只雏燕“引窝”成功所牵引出来的哲思。

  记得过去我们家母鸡孵小鸡的时候

  作者简介

  史魁星,笔名老舒,甘肃省通渭县陇山人,1972年生,通渭县作协会员。

  《当代精英文学》编委成员

  顾问:桑恒昌 杨宏利 刘杰 耿宗兴 李冰奇 曾肖红

  法律顾问:杨晓波

  总策划 :雪野(兼顾问)

  副总策划 :北极星(兼副总编)

  社长:绿荫

  总编:风过园林

  总编助理:阿凤

  诗歌副总编:阿贵 陈广德 陈晨 天露 牧青 雪鋩 格局 王秀竹 果然 未言

  诗歌主编:雨舟 马行云 凤鸣回山 阿丑 何迁 燕来松 肖才颇 玉月添城 周月 泉声三叠 章晓军 无定河 老实 娄文明 阿俏 江南雨

  散文副总编:陈广德 马永欢 李连杰 贾世昌 闻墨 一丁

  散文主编:益川 萧兆钧 高谊沣 乡音 柽柳

  小说副总编:李连杰 适合

  小说主编:一丁 草句月一

  报告文学、 文学故事副总编:贾世昌 马学林 高谊沣

  报告文学、 文学故事主编:王德川 萧兆钧 一丁

  古诗词副总编:刘成宏 马学林 章贵山

  古诗词主编:吴萍兰 山抹微云 雪歌 李祖新

  《当代精英文学》群管 江南雨

  文图编辑:高谊沣 一瀚

  (以上排名均非按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