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每年除夕上门送钱送菜,女儿赶她走,邻居:你妈去世三年了


  2019 灵犀故事大观

  八年前,小慧21岁,正在上大二。

  性格单纯天真的她,喜欢上了学校附近半夜卖烧烤的男人。男人当时已经二十八岁了,有过一次短暂的婚姻,他脖子上戴着大金链子,双臂纹着纹身,有一帮年轻小伙子都喊他大哥,小慧觉得他特别酷。

  (图片来自网络)

  男人看起来豪爽又大气,还帮小慧解过几次围,两人很快坠入了爱河。有次,男人对小慧说:“妹子,上学累吧?别上了,我养你。以后跟着哥哥走南闯北,包你吃香的喝辣的。”

  一直循规蹈矩、生活平淡规矩的小慧,很是迷恋男人所说的这种生活。她脑袋一发热,就休学了,跟着男人,一路骑着一辆摩托车,和一帮人,从南到北,一路体验生活。

  等小慧爸妈接到学校电话的时候,小慧已经在外面浪了一个多月了。

  小慧爸妈当天晚上就去了学校,又报了警,最后,小慧和车队终于在几千公里之外的一个城市被拦住了,小慧被送了回来。小慧爸气得甩了小慧几个巴掌,小慧妈痛哭:“女儿啊,你读了这么多年的书,怎么能说不上就不上了呀?爸妈为了你,付出多少心血啊,你为了考上大学,高中吃了多少苦啊?啊?听话,回学校上学吧。”

  可是小慧却彻底陷入了爱情和刺激的生活里,她斩钉截铁地对父母说:“爸妈,我不想上学了,我想结婚,希望你们支持我。”

  “我支持你个锤子!我打死你!”小慧爸气得上去就打,小慧一动不动:“你打吧,你可以打死我,但是你没权利控制我的选择!”

  小慧爸几乎吐血,一家三口闹了一晚上,都没个结果。最后,小慧爸无力地说:“你不上学,你去结婚,那我们以后就当没你这个女儿。”

  固执的小慧朝爸妈鞠了一躬,说道:“这是我最后一次喊你们爸妈。”说完,头也不回地跟着男人走了。

  那个时候,小慧认为,她的选择是对的。经历了生活的苦和痛后,她才知道自己有多无知。

  小慧和男人结婚了,很简单的婚礼,没有房没有车,没有彩礼,没有亲友的祝福,也没有父母的眼泪,只有男方的几桌亲戚。结婚后没多久,小慧就怀孕了,可是丈夫却和以前一样,整天在外面喝酒玩乐,夜不归宿,甚至小慧生孩子那天,丈夫还在外面玩呢。

  生完孩子,小慧完全被困在家里。婆婆对她不是很重视,嚷嚷着没钱,要上班挣钱。小慧一个人在家,要洗衣做饭,还要带孩子。几个月后,她得到了消息:丈夫和几个朋友因为持刀抢劫,被捕入狱了。

  小慧觉得天都塌了,孩子才这么小啊!婆婆一个劲骂她,说她丧门星,没娶她之前,一家人好好的,偏偏娶了她之后,儿子却坐牢了。

  小慧去牢里看他,丈夫漫不经心地说道:“小慧,你不用等我了,找个别的男人嫁了吧,啊。”

  小慧流泪了:“不是你说,你要让我吃香的喝辣的吗?不是你让我跟着你一辈子的吗?我为你辍学、和爸妈断绝关系、又生了孩子,现在你让我走?”

  丈夫不耐烦地挠挠头:“我是道上混的人,不适合你。我这人讲义气,不会拖着你不放,我还得坐好几年牢呢,你走吧啊。”

  小慧被婆婆赶了出来,她抱着女儿,揣着仅有的两千块钱,租了一间地下室,每天背着孩子上班,就这样熬了两年,小慧以为,她就要这样熬一辈子。

  谁知两年后,小慧妈不知道从哪得知了小慧现在的情况,坐着车来到了小慧居住的城市。看到原本清纯可爱的女儿,住在阴冷的地下室里,抱着年幼的孩子,小慧妈眼泪唰一下就流下来了。

  小慧的心里充满着无尽的悔恨,但是她是一个固执和爱面子的人,当初,是她跟父母断绝关系的,她觉得再也没脸见父母了。于是她对母亲说:“我现在这样,是我自作自受,你不用难过,你走吧,就当没有我这个女儿。”

  小慧妈摇着头,抱着小慧号啕大哭,走的时候,留下了买的牛奶、衣服,还有五千块钱。小慧想想自己女儿很久没吃好的了,羞愧地留下了东西。

  

  (图片来自网络)

  此后,只要有空,小慧妈就偷偷去看小慧,母女俩的关系渐渐缓和。但是这一切,都是瞒着小慧爸的。因为小慧爸还没有原谅女儿,听别人说了小慧的近况,他在家里大骂:“自作自受!我这辈子有这个女儿,简直丢光了老脸!”“我恨不得在她刚出生的时候,就把她掐死!”“你不要去可怜她,知不知道!她就算以后沦落到讨饭,讨到我门上来了,我也不会施舍她一口!要是让我知道,你偷偷去找她,我们这么多年夫妻没得做了!知不知道!”

  小慧爸身体一直不太好,有心脏病,看着他激动的样子,小慧妈只好嘴上答应。

  然而有一次,当她又借口出去,却坐车去找小慧的时候,却被小慧爸知道了。小慧爸跑到小慧租的小区,破口大骂,整个小区的人都知道了小慧的过去。小慧双眼含泪,昂着头说道:“妈,你走吧,以后不要再来了,你们走吧。”

  小慧妈跟着小慧爸走了。后来,小慧妈又偷偷来过几次,可是小慧都避而不见。

  这年除夕,小慧骑着电瓶车,怀里是年幼的女儿。

  “妈妈,今天我想吃汤圆。。。”

  “好,妈妈晚上就给你煮汤圆。”小慧亲了一口女儿。

  “汤圆汤圆,团团圆圆。。。”听着女儿稚嫩的声音,小慧流下了眼泪。

  到了门口,却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

  小慧妈拎着一堆东西,笑眯眯地扭头:“小慧啊,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呀。哎呀,乖囡囡,外婆抱抱。”

  小慧僵硬地笑了笑:“刚下班。”

  “怎么除夕了还上班啊,不要太累了。”小慧妈从口袋里掏出一沓钱,往小慧手里塞:“给囡囡买件衣服吧。”

  “不用了,妈,你回去吧,东西和钱都拿回去,我不要。天不早了,你再不回去,爸会生气的。”小慧没有接过。

  小慧妈的脸色有些僵硬:“不喊妈进去坐坐吗?”

  “我屋里冷,你快回去吧,再晚了,爸肯定会担心的。他心脏不好,我已经很对不起他了,我不希望他再气出个好歹来,你回去吧,以后不要再来了。”小慧赶她走。

  小慧妈落寞地拎起带来的东西,刚走了几步,小慧喊住她:“妈,可以的话,你们再生个孩子吧,我这辈子,对不起你们。下辈子做牛做马,我再报答你们。”

  说完,小慧开了门,带着女儿进去了。

  此后整整一年,小慧妈都没有再出现。然而到了年尾除夕,小慧妈又出现了,还是拎着一堆东西,还是要往小慧手里塞钱。小慧急了:“这么冷的天,你怎么又来了,你走吧,快回去吧!”

  第三年的除夕,小慧妈又出现了,还是拎着一堆东西,还是往小慧手里塞钱。她呆呆地做着这些动作,对小慧的话充耳不闻。小慧突然有一种强烈的怪异感。

  “妈,我送你回去吧,到了村口我就走。”然而,小慧妈呆呆地转头走了两步,然后停顿了一下,接着越过目光,朝小慧家的大门看了看,流着泪、提着东西往外走了。

  “妈,我来拎吧。”小慧妈不回答。小慧就这么跟着她,买票坐车,回了家。

  到了村口,小慧一个愣神,再看,哪里还有小慧妈的影子?这时,旁边传来一个略迟疑的声音:“是。。。小慧吗?”

  小慧一看,是以前的邻居,他有个儿子跟小慧一样大,以前还做过同桌呢。

  “嗯。。。我送我妈回来,我现在就回去了。。。”小慧扯了扯嘴角。

  “啥?你妈。。。不是三年前就去世了吗?”邻居瞪大了眼睛。

  小慧愣住了:“你说什么?”

  小慧疯一样地跑回家,曾经熟悉的家,如今透着一股凄凉的味道,空落落的,只有卧室点着一盏灯。

  “妈!爸!开门啊!”门开了,是小慧爸,他看着小慧,不再像以前疯狂地赶她,只是眼神是冰冷的,好像在看一个陌生人:“你来干什么?”

  “我妈。。。”小慧的心微微颤抖。

  “走了,走三年了。”小慧爸看着小慧:“出车祸死的,当时手上拎着一堆吃的,兜里还揣着几千块钱,是去看你吧?”

  小慧彻底呆住了,她的心仿佛被人生生撕开,然后扔进冰冷的水里。冷不防,小慧爸将她一把推到墙上:“我做了什么孽!我生了你这么个女儿!你滚!你滚!我这辈子,都不想在看得到你!”小慧爸歇斯底里地吼道。

  小慧的头撞在墙上,流了血。但是她一点都不觉得疼,因为心里比头疼一千倍,一万倍。她痛苦地瘫在地上,朝着父亲磕头:“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人!我不是人!我错了!我错了啊!”

  

  (图片来自网络)

  磕了不知道多少个,小慧感到头昏眼花。迷糊中,她似乎看到了母亲担忧的脸,看到母亲朝她伸出了手:“女儿啊,快起来,妈妈不怪你,你一定要。。。好好的活下去啊。”

  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这一刻,小慧的心里是无法挽回的悔恨:悔恨自己的年幼无知,悔恨自己的固执,悔恨自己可笑的自尊。如果还有机会,妈妈,我一定会做个孝顺的孩子。

  八年前,小慧21岁,正在上大二。

  性格单纯天真的她,喜欢上了学校附近半夜卖烧烤的男人。男人当时已经二十八岁了,有过一次短暂的婚姻,他脖子上戴着大金链子,双臂纹着纹身,有一帮年轻小伙子都喊他大哥,小慧觉得他特别酷。

  (图片来自网络)

  男人看起来豪爽又大气,还帮小慧解过几次围,两人很快坠入了爱河。有次,男人对小慧说:“妹子,上学累吧?别上了,我养你。以后跟着哥哥走南闯北,包你吃香的喝辣的。”

  一直循规蹈矩、生活平淡规矩的小慧,很是迷恋男人所说的这种生活。她脑袋一发热,就休学了,跟着男人,一路骑着一辆摩托车,和一帮人,从南到北,一路体验生活。

  等小慧爸妈接到学校电话的时候,小慧已经在外面浪了一个多月了。

  小慧爸妈当天晚上就去了学校,又报了警,最后,小慧和车队终于在几千公里之外的一个城市被拦住了,小慧被送了回来。小慧爸气得甩了小慧几个巴掌,小慧妈痛哭:“女儿啊,你读了这么多年的书,怎么能说不上就不上了呀?爸妈为了你,付出多少心血啊,你为了考上大学,高中吃了多少苦啊?啊?听话,回学校上学吧。”

  可是小慧却彻底陷入了爱情和刺激的生活里,她斩钉截铁地对父母说:“爸妈,我不想上学了,我想结婚,希望你们支持我。”

  “我支持你个锤子!我打死你!”小慧爸气得上去就打,小慧一动不动:“你打吧,你可以打死我,但是你没权利控制我的选择!”

  小慧爸几乎吐血,一家三口闹了一晚上,都没个结果。最后,小慧爸无力地说:“你不上学,你去结婚,那我们以后就当没你这个女儿。”

  固执的小慧朝爸妈鞠了一躬,说道:“这是我最后一次喊你们爸妈。”说完,头也不回地跟着男人走了。

  那个时候,小慧认为,她的选择是对的。经历了生活的苦和痛后,她才知道自己有多无知。

  小慧和男人结婚了,很简单的婚礼,没有房没有车,没有彩礼,没有亲友的祝福,也没有父母的眼泪,只有男方的几桌亲戚。结婚后没多久,小慧就怀孕了,可是丈夫却和以前一样,整天在外面喝酒玩乐,夜不归宿,甚至小慧生孩子那天,丈夫还在外面玩呢。

  生完孩子,小慧完全被困在家里。婆婆对她不是很重视,嚷嚷着没钱,要上班挣钱。小慧一个人在家,要洗衣做饭,还要带孩子。几个月后,她得到了消息:丈夫和几个朋友因为持刀抢劫,被捕入狱了。

  小慧觉得天都塌了,孩子才这么小啊!婆婆一个劲骂她,说她丧门星,没娶她之前,一家人好好的,偏偏娶了她之后,儿子却坐牢了。

  小慧去牢里看他,丈夫漫不经心地说道:“小慧,你不用等我了,找个别的男人嫁了吧,啊。”

  小慧流泪了:“不是你说,你要让我吃香的喝辣的吗?不是你让我跟着你一辈子的吗?我为你辍学、和爸妈断绝关系、又生了孩子,现在你让我走?”

  丈夫不耐烦地挠挠头:“我是道上混的人,不适合你。我这人讲义气,不会拖着你不放,我还得坐好几年牢呢,你走吧啊。”

  小慧被婆婆赶了出来,她抱着女儿,揣着仅有的两千块钱,租了一间地下室,每天背着孩子上班,就这样熬了两年,小慧以为,她就要这样熬一辈子。

  谁知两年后,小慧妈不知道从哪得知了小慧现在的情况,坐着车来到了小慧居住的城市。看到原本清纯可爱的女儿,住在阴冷的地下室里,抱着年幼的孩子,小慧妈眼泪唰一下就流下来了。

  小慧的心里充满着无尽的悔恨,但是她是一个固执和爱面子的人,当初,是她跟父母断绝关系的,她觉得再也没脸见父母了。于是她对母亲说:“我现在这样,是我自作自受,你不用难过,你走吧,就当没有我这个女儿。”

  小慧妈摇着头,抱着小慧号啕大哭,走的时候,留下了买的牛奶、衣服,还有五千块钱。小慧想想自己女儿很久没吃好的了,羞愧地留下了东西。

  

  (图片来自网络)

  此后,只要有空,小慧妈就偷偷去看小慧,母女俩的关系渐渐缓和。但是这一切,都是瞒着小慧爸的。因为小慧爸还没有原谅女儿,听别人说了小慧的近况,他在家里大骂:“自作自受!我这辈子有这个女儿,简直丢光了老脸!”“我恨不得在她刚出生的时候,就把她掐死!”“你不要去可怜她,知不知道!她就算以后沦落到讨饭,讨到我门上来了,我也不会施舍她一口!要是让我知道,你偷偷去找她,我们这么多年夫妻没得做了!知不知道!”

  小慧爸身体一直不太好,有心脏病,看着他激动的样子,小慧妈只好嘴上答应。

  然而有一次,当她又借口出去,却坐车去找小慧的时候,却被小慧爸知道了。小慧爸跑到小慧租的小区,破口大骂,整个小区的人都知道了小慧的过去。小慧双眼含泪,昂着头说道:“妈,你走吧,以后不要再来了,你们走吧。”

  小慧妈跟着小慧爸走了。后来,小慧妈又偷偷来过几次,可是小慧都避而不见。

  这年除夕,小慧骑着电瓶车,怀里是年幼的女儿。

  “妈妈,今天我想吃汤圆。。。”

  “好,妈妈晚上就给你煮汤圆。”小慧亲了一口女儿。

  “汤圆汤圆,团团圆圆。。。”听着女儿稚嫩的声音,小慧流下了眼泪。

  到了门口,却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

  小慧妈拎着一堆东西,笑眯眯地扭头:“小慧啊,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呀。哎呀,乖囡囡,外婆抱抱。”

  小慧僵硬地笑了笑:“刚下班。”

  “怎么除夕了还上班啊,不要太累了。”小慧妈从口袋里掏出一沓钱,往小慧手里塞:“给囡囡买件衣服吧。”

  “不用了,妈,你回去吧,东西和钱都拿回去,我不要。天不早了,你再不回去,爸会生气的。”小慧没有接过。

  小慧妈的脸色有些僵硬:“不喊妈进去坐坐吗?”

  “我屋里冷,你快回去吧,再晚了,爸肯定会担心的。他心脏不好,我已经很对不起他了,我不希望他再气出个好歹来,你回去吧,以后不要再来了。”小慧赶她走。

  小慧妈落寞地拎起带来的东西,刚走了几步,小慧喊住她:“妈,可以的话,你们再生个孩子吧,我这辈子,对不起你们。下辈子做牛做马,我再报答你们。”

  说完,小慧开了门,带着女儿进去了。

  此后整整一年,小慧妈都没有再出现。然而到了年尾除夕,小慧妈又出现了,还是拎着一堆东西,还是要往小慧手里塞钱。小慧急了:“这么冷的天,你怎么又来了,你走吧,快回去吧!”

  第三年的除夕,小慧妈又出现了,还是拎着一堆东西,还是往小慧手里塞钱。她呆呆地做着这些动作,对小慧的话充耳不闻。小慧突然有一种强烈的怪异感。

  “妈,我送你回去吧,到了村口我就走。”然而,小慧妈呆呆地转头走了两步,然后停顿了一下,接着越过目光,朝小慧家的大门看了看,流着泪、提着东西往外走了。

  “妈,我来拎吧。”小慧妈不回答。小慧就这么跟着她,买票坐车,回了家。

  到了村口,小慧一个愣神,再看,哪里还有小慧妈的影子?这时,旁边传来一个略迟疑的声音:“是。。。小慧吗?”

  小慧一看,是以前的邻居,他有个儿子跟小慧一样大,以前还做过同桌呢。

  “嗯。。。我送我妈回来,我现在就回去了。。。”小慧扯了扯嘴角。

  “啥?你妈。。。不是三年前就去世了吗?”邻居瞪大了眼睛。

  小慧愣住了:“你说什么?”

  小慧疯一样地跑回家,曾经熟悉的家,如今透着一股凄凉的味道,空落落的,只有卧室点着一盏灯。

  “妈!爸!开门啊!”门开了,是小慧爸,他看着小慧,不再像以前疯狂地赶她,只是眼神是冰冷的,好像在看一个陌生人:“你来干什么?”

  “我妈。。。”小慧的心微微颤抖。

  “走了,走三年了。”小慧爸看着小慧:“出车祸死的,当时手上拎着一堆吃的,兜里还揣着几千块钱,是去看你吧?”

  小慧彻底呆住了,她的心仿佛被人生生撕开,然后扔进冰冷的水里。冷不防,小慧爸将她一把推到墙上:“我做了什么孽!我生了你这么个女儿!你滚!你滚!我这辈子,都不想在看得到你!”小慧爸歇斯底里地吼道。

  小慧的头撞在墙上,流了血。但是她一点都不觉得疼,因为心里比头疼一千倍,一万倍。她痛苦地瘫在地上,朝着父亲磕头:“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人!我不是人!我错了!我错了啊!”

  

  (图片来自网络)

  磕了不知道多少个,小慧感到头昏眼花。迷糊中,她似乎看到了母亲担忧的脸,看到母亲朝她伸出了手:“女儿啊,快起来,妈妈不怪你,你一定要。。。好好的活下去啊。”

  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这一刻,小慧的心里是无法挽回的悔恨:悔恨自己的年幼无知,悔恨自己的固执,悔恨自己可笑的自尊。如果还有机会,妈妈,我一定会做个孝顺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