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友车祸去世我供他弟弟毕业,4年后他对我感情变化让我心慌(下)


  2019 哒哒故事汇

  

  男友车祸去世我供他弟弟毕业,4年后他对我感情变化却让我心慌(上)

  “秦山,”她虚弱地喊他,“你一直都没原谅我,你一直都怪我、恨我是不是?”

  很长很长的沉默,沉默到罗小满的手臂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无论如何,她没想到过这一层。

  秦铭秦山的母亲去世后,她和马跃搬去一起住。

  “小满姐,”秦山那时已改口叫她姐,“你真爱他吗?”

  不的。她只爱过秦铭。燃烧过,心尖上开出过花,才叫爱。

  “他对我很好,对你和阿姨也好。”

  “不能光因为他好……”

  罗小满心惊地以为秦山对她和马跃在一起心有芥蒂,秦山却委屈得像羊羔,“小满姐,你等我。”

  罗小满心一松,笑了,“傻不傻呀!”

  “没人说不可以!”

  罗小满现在想起秦山梗着脖子说这话的样子,还总发笑,说他像不懂事的小娃娃生怕自己姐姐嫁了人。

  原来他不是小娃娃,不是孩子。他就是心有芥蒂,所以几次三番阻止。他介意,介意她嫁马跃,介意她和别人成双成对。他哥没得到的幸福,她也不配得到!

  在被更持续的沉默无言压倒前,罗小满挂了电话,失声痛哭。

  6

  马跃上午在办公室处理订单账目方面的事,小公司没雇文员,大小事亲力亲为。

  婚纱店打电话来,说上周选的款尺寸已经改好,想请罗小姐去试一下,但打两次手机都关了,所以改打马先生电话。

  马跃说她大约还没睡起来,店员半开玩笑半恭维地说:“真幸福。”

  马跃心里一蜇。

  昨晚罗小满的手机落在楼上洗手间。

  马跃发誓不是有意,只是准备帮她带下来时,正好跳出秦山的信息:“小满姐,你睡了吗?”

  眼睛一移,看到上一条:“我不介意你把我当成我哥。”

  再上一条:“我更不可能爱你。”

  马跃心猛一跳,又一凉,把手机重放回去。秦山的话马跃不放心上。小满自己也几次当笑话讲,说秦山就和吃霸食的小孩子一样,长不大。

  但罗小满的话……她说更不可能爱秦山,那就是不可能爱我马跃,那就是只爱秦铭。

  再后来上了床……

  马跃小半天工夫出了几次差错,索性关了电脑,下了楼。

  沿着人民路漫无目的地走,马跃的脸一路臊得厉害,他知道不是太阳晒的,而是昨夜那句“你是心里痒吧”。

  自己竟会对罗小满说出那样刻薄的话!

  理解当然不难理解。他是男人,他有自尊。昨晚她连同床都不愿意。也不是不愿意,她越努力迎合,他越内心悲凉。

  到底没控制住。

  马跃脚在马路牙子上跺了两脚,恨不能打自己一个耳光:用话堵人,你算什么男人!

  这世上本就一物降一物,一人降一人,那场意外的偶遇是老天给你马跃机会,没让她幸福是你的错!没赢得了躺在另个世界里的那个人让她爱上你,是你的错!

  感情的事和生意说到底没区别。你落笔签单签合同,盈亏就得认;你从初中起就被她迷昏了心,你乐意对她好——她没拿刀架你脖子上,是你自己心甘情愿——啥结果你不也该认?

  他突然决定去一下婚纱店。

  罗小满说“等秦山毕业就结婚”后,马跃还真留了心,正好这家婚纱店去年国庆和马跃它们合作在商场外搭台搞活动,趁人家给优惠,兴冲冲下了定金。

  想来是自己一头热,是自己急急忙忙把罗小满拖进自己想要的“幸福”里来。

  要么把日期往后先推迟一年?罗小满什么时候自己主动提了,再去;如果一直不提……就算了?

  想到“算了”,马跃的脚又在马路牙上多跺了两脚。

  7

  罗小满挂了秦山电话后,一哭,头更加昏沉。

  她万料不到秦山对她有怨念,那伤痛程度丝毫不输当年自己和母亲关系闹僵。母亲要是现在知道秦山这样,不定要怎么冷笑。

  罗小满强打精神,换了衣服,打算去趟老房子——难过低落茫然时她会想到那里。

  房子去年九月到期后,她又续了一年。房东知道有蹊跷,但乐得她付一整年的租金,空关着,什么要求都不提。最省心不过的交易。

  房子里没多少东西。当年秦铭的物什他父母带回老家一些,火化掉一些,这里剩的不过是些毛巾牙刷之类的零碎杂物。

  细想起来,其实这一年来得不勤,来了站一站,摸摸那本本子,也就回去了。本子一直放在床头柜下层抽屉里,皮质的封面,印着2010和秦铭公司的抬头。里面夹着两张火车票——苏州—桐城,票价76。

  打开门,房子里还是那股久不通风产生的潮闷味,这味道曾经有神经质的治愈作用,今天却失了效,站半天心还像一团理不出头的绒线球,毛毛糙糙。

  她走去阳台,把本子摊在房东留下的旧缝纫机上。头顶那根绿色电线做的晾衣绳儿颜色旧了些,那扇破玻璃窗上的报纸又被风吹烂了。她想起自己那年踩着凳子站上去,头发被风吹得乱飞。

  那天也这样趴在这里,邀功似的,巴巴地等秦铭下班回来。果然,他拥着她,夸她能干。

  后来便是下雪,连续不停地下。她还记得一件羽绒服,没舍得送去干洗,洗衣机脱水功能又是坏的,衣服挂在那绿色电线绳儿上没法干,几天后羽毛一股味。

  她叹气转身,蓦然发现缝纫机上摊着的笔记本里的两张火车票没了。

  罗小满在地上左看右看,遍寻不着。再抬头看那扇破窗,心下莫名一松。

  罗小满定定地看着那扇破窗,“你想和我说什么?想告诉我什么?”罗小满仰头轻问。

  一片寂静,除了破玻璃里灌进来的风,温柔地扫在脸上,和那年冬天的全不一样。

  也奇怪,昨天到上午的混乱混沌就在那一瞬间似乎统统平息了。

  罗小满坐下来认真地给秦山发信息:回去好好工作。你哥对你未尽的义务我已经替他尽到。我问心无愧。你哥也会这么想。

  是,秦铭一定是这个意思。秦铭也一定希望她好好朝前走。

  她点开微博,写:我听到你的声音了。我会和马跃好好走下去。

  8

  罗小满赶到婚纱店时,被告知婚纱照拍照时间被马先生来店取消了。

  “那件改好尺寸的婚纱也被马先生取走了。”店员一脸见多不怪的表情,看罗小满站着发愣,补充说,“就刚刚,五分钟前。”

  是秦山。他一定也会把那张模糊不清但意乱情迷的脸发给马跃,加上昨晚自己……雪上加霜地坐实,雪上加霜地伤害。

  从老房子里出来时升腾出的轻松和确定突然间又像风筝断了线。罗小满没拨电话给马跃,她想不用她说什么解释什么了,图自己会解释。

  站在婚纱店门外,太阳比出门时更烈,晒得空气里都疼似的,尖叫从四面八方涌来。

  而五分钟前刚把婚纱取走的马跃,此刻就在前方路角的雷允上。

  上次罗小满发风疹他让母亲打听打听乡下有没什么偏方,以后怀了宝宝总吃那些过敏药也不是事。母亲说开水煮艾草叶汁泡泡澡试试。暑假里实在忙,现在正好路过,便走进去问。

  店员拎出满满当当一大塑料袋,马跃问有没少点的,店员说这也煮不了几次。马跃一手提着装婚纱的袋子,一手捏着那大塑料袋的一只角,侧身看见橱窗玻璃里的自己,样子有些滑稽,后悔没开车出来。

  走两步,塑料袋角被手汗弄湿,左手换右手还是不好拎,最后只好抱大熊一样抱在胸前。

  罗小满就是那一刻看到他的。一个额头上的汗被照得发亮、抱着大塑料袋艾草叶、笨拙又沮丧的马跃。

  一股柔情猛地在罗小满心中升起,但很快又被难言的五味杂陈覆盖。

  “晒死了,你要出来打电话给我好了。”马跃说。

  秦铭出事后,罗小满就不骑电动车了,很多时候宁可步行。

  罗小满想,拍婚纱照的计划不是都被你取消了吗?你还要对我这样和颜悦色干吗?你还要替我隐瞒遮掩干什么呢?

  “我刚去了婚纱店。”

  马跃朝她一晃左手,“婚纱替你取了。”

  真的要左顾而言它吗?直说好了,“秦山找你了?”

  “嗯。发了张图。”

  意料之中。不如把纠结拧巴不痛快都痛快地招供在这太阳下吧。

  “马跃,我心里确实忘不掉秦铭,会想起他,会情不……”罗小满突然觉得“痛快”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想到照片,还是说不下去。

  “人之常情,我懂。秦山长大了,不是以前的小孩了。我很感激他。”

  当然得感激他,及时止损。所以把婚纱照取消。

  “对不起。”罗小满只想到说对不起。

  虽然她很想说,永远会感激他曾经的搭手帮忙,曾经像真的大哥一样在她和她母亲之间努力斡旋,帮她们修复关系,曾经处处无微不至……看,都到这地步,艾草叶还不忘给自己扛一包。

  罗小满站在太阳下,眼泪就流了出来。

  “是我不好。我也反思了。”马跃慌了,“本来只想把婚纱照延后一年半年,看到秦山发的图……不如取消算了。秦山现在培养出来了,你心里负担没了,咱不必一脚奔结婚去,也轻轻松松从头谈个恋爱,圆……圆个梦。”马跃后面四个字倒说出一头汗。初中开始的梦啊。

  罗小满蒙了,“秦山发什么图给你了?”

  是图,截图,罗小满微博的截图:我听到你的声音了。我会和马跃好好走下去。

  空气中被太阳晒出的尖叫声集体消失了。

  9

  出租车上,罗小满和一大塑料袋艾草叶坐在后座。

  拿出手机,果然,微博里一条非广告新评论:“小满姐,我不是记恨你。我只是看过你发的微博,每一条。我知道你心里苦,知道你爱着我哥。我是真的想过要给你幸福。我想你幸福。”

  这是秦铭以前注册的微博账号,她把这里当成静默的一个他,对他说细细碎碎的喜怒哀乐、无边无际的想念和控制不住的心情起伏。秦山找到了。

  罗小满嘘出一口气,看着副驾上抱着婚纱袋的马跃,把微博名改成了“越过山丘有人等候”。她是幸运的。幸运的人不该放任自己沉湎过去。

  在艾草叶的药香气中,困意浪一样袭来,罗小满沉沉睡去。(作品名:《越过山丘,有人等候》,作者:桃花红河水胖。来自:每天读点故事APP,看更多精彩)

  点击屏幕右上【关注】按钮,第一时间更多精彩故事。

  

  男友车祸去世我供他弟弟毕业,4年后他对我感情变化却让我心慌(上)

  “秦山,”她虚弱地喊他,“你一直都没原谅我,你一直都怪我、恨我是不是?”

  很长很长的沉默,沉默到罗小满的手臂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无论如何,她没想到过这一层。

  秦铭秦山的母亲去世后,她和马跃搬去一起住。

  “小满姐,”秦山那时已改口叫她姐,“你真爱他吗?”

  不的。她只爱过秦铭。燃烧过,心尖上开出过花,才叫爱。

  “他对我很好,对你和阿姨也好。”

  “不能光因为他好……”

  罗小满心惊地以为秦山对她和马跃在一起心有芥蒂,秦山却委屈得像羊羔,“小满姐,你等我。”

  罗小满心一松,笑了,“傻不傻呀!”

  “没人说不可以!”

  罗小满现在想起秦山梗着脖子说这话的样子,还总发笑,说他像不懂事的小娃娃生怕自己姐姐嫁了人。

  原来他不是小娃娃,不是孩子。他就是心有芥蒂,所以几次三番阻止。他介意,介意她嫁马跃,介意她和别人成双成对。他哥没得到的幸福,她也不配得到!

  在被更持续的沉默无言压倒前,罗小满挂了电话,失声痛哭。

  6

  马跃上午在办公室处理订单账目方面的事,小公司没雇文员,大小事亲力亲为。

  婚纱店打电话来,说上周选的款尺寸已经改好,想请罗小姐去试一下,但打两次手机都关了,所以改打马先生电话。

  马跃说她大约还没睡起来,店员半开玩笑半恭维地说:“真幸福。”

  马跃心里一蜇。

  昨晚罗小满的手机落在楼上洗手间。

  马跃发誓不是有意,只是准备帮她带下来时,正好跳出秦山的信息:“小满姐,你睡了吗?”

  眼睛一移,看到上一条:“我不介意你把我当成我哥。”

  再上一条:“我更不可能爱你。”

  马跃心猛一跳,又一凉,把手机重放回去。秦山的话马跃不放心上。小满自己也几次当笑话讲,说秦山就和吃霸食的小孩子一样,长不大。

  但罗小满的话……她说更不可能爱秦山,那就是不可能爱我马跃,那就是只爱秦铭。

  再后来上了床……

  马跃小半天工夫出了几次差错,索性关了电脑,下了楼。

  沿着人民路漫无目的地走,马跃的脸一路臊得厉害,他知道不是太阳晒的,而是昨夜那句“你是心里痒吧”。

  自己竟会对罗小满说出那样刻薄的话!

  理解当然不难理解。他是男人,他有自尊。昨晚她连同床都不愿意。也不是不愿意,她越努力迎合,他越内心悲凉。

  到底没控制住。

  马跃脚在马路牙子上跺了两脚,恨不能打自己一个耳光:用话堵人,你算什么男人!

  这世上本就一物降一物,一人降一人,那场意外的偶遇是老天给你马跃机会,没让她幸福是你的错!没赢得了躺在另个世界里的那个人让她爱上你,是你的错!

  感情的事和生意说到底没区别。你落笔签单签合同,盈亏就得认;你从初中起就被她迷昏了心,你乐意对她好——她没拿刀架你脖子上,是你自己心甘情愿——啥结果你不也该认?

  他突然决定去一下婚纱店。

  罗小满说“等秦山毕业就结婚”后,马跃还真留了心,正好这家婚纱店去年国庆和马跃它们合作在商场外搭台搞活动,趁人家给优惠,兴冲冲下了定金。

  想来是自己一头热,是自己急急忙忙把罗小满拖进自己想要的“幸福”里来。

  要么把日期往后先推迟一年?罗小满什么时候自己主动提了,再去;如果一直不提……就算了?

  想到“算了”,马跃的脚又在马路牙上多跺了两脚。

  7

  罗小满挂了秦山电话后,一哭,头更加昏沉。

  她万料不到秦山对她有怨念,那伤痛程度丝毫不输当年自己和母亲关系闹僵。母亲要是现在知道秦山这样,不定要怎么冷笑。

  罗小满强打精神,换了衣服,打算去趟老房子——难过低落茫然时她会想到那里。

  房子去年九月到期后,她又续了一年。房东知道有蹊跷,但乐得她付一整年的租金,空关着,什么要求都不提。最省心不过的交易。

  房子里没多少东西。当年秦铭的物什他父母带回老家一些,火化掉一些,这里剩的不过是些毛巾牙刷之类的零碎杂物。

  细想起来,其实这一年来得不勤,来了站一站,摸摸那本本子,也就回去了。本子一直放在床头柜下层抽屉里,皮质的封面,印着2010和秦铭公司的抬头。里面夹着两张火车票——苏州—桐城,票价76。

  打开门,房子里还是那股久不通风产生的潮闷味,这味道曾经有神经质的治愈作用,今天却失了效,站半天心还像一团理不出头的绒线球,毛毛糙糙。

  她走去阳台,把本子摊在房东留下的旧缝纫机上。头顶那根绿色电线做的晾衣绳儿颜色旧了些,那扇破玻璃窗上的报纸又被风吹烂了。她想起自己那年踩着凳子站上去,头发被风吹得乱飞。

  那天也这样趴在这里,邀功似的,巴巴地等秦铭下班回来。果然,他拥着她,夸她能干。

  后来便是下雪,连续不停地下。她还记得一件羽绒服,没舍得送去干洗,洗衣机脱水功能又是坏的,衣服挂在那绿色电线绳儿上没法干,几天后羽毛一股味。

  她叹气转身,蓦然发现缝纫机上摊着的笔记本里的两张火车票没了。

  罗小满在地上左看右看,遍寻不着。再抬头看那扇破窗,心下莫名一松。

  罗小满定定地看着那扇破窗,“你想和我说什么?想告诉我什么?”罗小满仰头轻问。

  一片寂静,除了破玻璃里灌进来的风,温柔地扫在脸上,和那年冬天的全不一样。

  也奇怪,昨天到上午的混乱混沌就在那一瞬间似乎统统平息了。

  罗小满坐下来认真地给秦山发信息:回去好好工作。你哥对你未尽的义务我已经替他尽到。我问心无愧。你哥也会这么想。

  是,秦铭一定是这个意思。秦铭也一定希望她好好朝前走。

  她点开微博,写:我听到你的声音了。我会和马跃好好走下去。

  8

  罗小满赶到婚纱店时,被告知婚纱照拍照时间被马先生来店取消了。

  “那件改好尺寸的婚纱也被马先生取走了。”店员一脸见多不怪的表情,看罗小满站着发愣,补充说,“就刚刚,五分钟前。”

  是秦山。他一定也会把那张模糊不清但意乱情迷的脸发给马跃,加上昨晚自己……雪上加霜地坐实,雪上加霜地伤害。

  从老房子里出来时升腾出的轻松和确定突然间又像风筝断了线。罗小满没拨电话给马跃,她想不用她说什么解释什么了,图自己会解释。

  站在婚纱店门外,太阳比出门时更烈,晒得空气里都疼似的,尖叫从四面八方涌来。

  而五分钟前刚把婚纱取走的马跃,此刻就在前方路角的雷允上。

  上次罗小满发风疹他让母亲打听打听乡下有没什么偏方,以后怀了宝宝总吃那些过敏药也不是事。母亲说开水煮艾草叶汁泡泡澡试试。暑假里实在忙,现在正好路过,便走进去问。

  店员拎出满满当当一大塑料袋,马跃问有没少点的,店员说这也煮不了几次。马跃一手提着装婚纱的袋子,一手捏着那大塑料袋的一只角,侧身看见橱窗玻璃里的自己,样子有些滑稽,后悔没开车出来。

  走两步,塑料袋角被手汗弄湿,左手换右手还是不好拎,最后只好抱大熊一样抱在胸前。

  罗小满就是那一刻看到他的。一个额头上的汗被照得发亮、抱着大塑料袋艾草叶、笨拙又沮丧的马跃。

  一股柔情猛地在罗小满心中升起,但很快又被难言的五味杂陈覆盖。

  “晒死了,你要出来打电话给我好了。”马跃说。

  秦铭出事后,罗小满就不骑电动车了,很多时候宁可步行。

  罗小满想,拍婚纱照的计划不是都被你取消了吗?你还要对我这样和颜悦色干吗?你还要替我隐瞒遮掩干什么呢?

  “我刚去了婚纱店。”

  马跃朝她一晃左手,“婚纱替你取了。”

  真的要左顾而言它吗?直说好了,“秦山找你了?”

  “嗯。发了张图。”

  意料之中。不如把纠结拧巴不痛快都痛快地招供在这太阳下吧。

  “马跃,我心里确实忘不掉秦铭,会想起他,会情不……”罗小满突然觉得“痛快”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想到照片,还是说不下去。

  “人之常情,我懂。秦山长大了,不是以前的小孩了。我很感激他。”

  当然得感激他,及时止损。所以把婚纱照取消。

  “对不起。”罗小满只想到说对不起。

  虽然她很想说,永远会感激他曾经的搭手帮忙,曾经像真的大哥一样在她和她母亲之间努力斡旋,帮她们修复关系,曾经处处无微不至……看,都到这地步,艾草叶还不忘给自己扛一包。

  罗小满站在太阳下,眼泪就流了出来。

  “是我不好。我也反思了。”马跃慌了,“本来只想把婚纱照延后一年半年,看到秦山发的图……不如取消算了。秦山现在培养出来了,你心里负担没了,咱不必一脚奔结婚去,也轻轻松松从头谈个恋爱,圆……圆个梦。”马跃后面四个字倒说出一头汗。初中开始的梦啊。

  罗小满蒙了,“秦山发什么图给你了?”

  是图,截图,罗小满微博的截图:我听到你的声音了。我会和马跃好好走下去。

  空气中被太阳晒出的尖叫声集体消失了。

  9

  出租车上,罗小满和一大塑料袋艾草叶坐在后座。

  拿出手机,果然,微博里一条非广告新评论:“小满姐,我不是记恨你。我只是看过你发的微博,每一条。我知道你心里苦,知道你爱着我哥。我是真的想过要给你幸福。我想你幸福。”

  这是秦铭以前注册的微博账号,她把这里当成静默的一个他,对他说细细碎碎的喜怒哀乐、无边无际的想念和控制不住的心情起伏。秦山找到了。

  罗小满嘘出一口气,看着副驾上抱着婚纱袋的马跃,把微博名改成了“越过山丘有人等候”。她是幸运的。幸运的人不该放任自己沉湎过去。

  在艾草叶的药香气中,困意浪一样袭来,罗小满沉沉睡去。(作品名:《越过山丘,有人等候》,作者:桃花红河水胖。来自:每天读点故事APP,看更多精彩)

  点击屏幕右上【关注】按钮,第一时间更多精彩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