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今,我们都太在意价值和结果”—《银河补习班》影评


?

  2019-08-04 12:39:52 心灵的路

  真正的人生,不会像考卷那样,会自动跳出ABCD四个选项,有且只有一种标准答案。

  ——《银河补习班》马皓文

  原创 | 欢呼哈雪

  “如今的我们,都太看重结果的唯一性和准确性了。”

  

  其实,这部由邓超执导的影片中,包含了许多社会现象:校园霸凌、朋友背叛、墙倒众人推、应试教育摧残学生、爱的功利性······

  可这些无一不是因为:人们的目的性和功利性,太强了。

  

  工程师马皓文的人生因自己设计的东沛大桥倒塌事件彻底跌落谷底:妻子改嫁,最爱的儿子无法前来探望他,一个人在监狱中孤苦无依,受尽折辱。

  与此同时,儿子马飞也开始自卑、敏感,被人称为“缺根弦”,遭受了数不清的校园暴力和排挤。因为成绩不好而被“唯成绩论”的教导主任厌恶、劝退。

  父子俩都经历着人生中最黑暗的时光:一起看人性最丑恶的一面。父亲犹如过街老鼠人人喊打,最亲的徒弟出卖了他;儿子因为父亲背负骂声、又因反应慢而被众人嘲笑。

  这是多悲哀的“一起”。

  

  他们本该一起愉快的奔跑、踢球、大笑大叫。

  就连他们曾经共同的亲人:母亲馨予,也同样站在了他们的对立面,以高傲而冷酷,看似深爱实则伤害的方式,去嘲讽他们本该引以为傲的自尊和骄傲。

  这一切归根结底都是因为,这些看似爱他们、与他们亲近的人,都太在意结果,太在意一件事的“价值”。

  母亲在意儿子能否考上名牌大学的背后,是虚荣、面子和儿子未来的经济能力与社会地位。

  徒弟背叛师傅,在意的是一大把一大把的钞票和仕途。

  校园霸凌,获得的是施暴与摧残的快感,以及征服弱者的兴奋感。

  墙倒众人推,为的是不会牵连自身、实际上是过激的自保方式与从众心理。

  “人不能不看重价值,但如果只看得见现实价值与当下价值,同样无法长远。”

  太在意结果的背后,是急功近利。

  

  工程师马皓文如果生活在古代或者近代,都应该不仅仅是一个工程师。

  他学识渊博,知文懂礼,“能说”的背后实则是深层的文化底蕴;他的专业素养过硬,东沛大桥事件发生之前,他也曾受众人敬仰。

  他是懂得思考和把学习当作习惯的人。

  可偏偏是这样的人,因为一场丑陋的背叛和诬陷,因为他人的欲念,被拖下了神坛。

  该被痛骂的不应该只是那个背信弃义的徒弟。

  我们更应该想到的是,这样一个各方面条件都很优秀的人才,仅仅因为一件事情的结果失败了,还尚未问清楚缘由,来不及辩驳,就要被拖入泥潭,打入地狱,获得所有人的厌弃和唾骂,是一件多恐怖的事。

  

  这个世界不是缺少善良和原谅,是缺少不只看结果的眼睛。

  这些人不在意他是不是被冤枉,他们只在意:

  “大桥塌了会不会连累我们?”

  “今年的奖金又没了!”

  “师傅进去了,我就可以上位了吧。”

  多亏影片可以美化现实、诗化现实,这位悲剧英雄马皓文没有放弃自己的坚守,他没有认输过,从来没有。

  他依然用自己认为正确的方法教育自己的孩子,教会他相信自己不是笨蛋,告诉他要“一直想”,要学会思考,要去写自己真的想写的事物。

  

  这对诗性的父子用种种方法对抗功利化的时代与唯结果论的环境:与教导主任约好考不到前十名就退学,结果考试前一个月为儿子请假去看航展,只为热爱;同意儿子不写作业,还卖血做苦力给儿子买了新电脑······

  这的确略显浮夸,可这背后却是真真切切不同的思想和教育理念。

  我们可不可以,不要这么急功近利?

  

  几千年前的孔夫子不仅仅说过温故而知新,也说过有教无类。

  诗文不仅仅有“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也有“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

  这位父亲懂得教育儿子:

  “自己的事情以后别来问我”。

  “写你真正相信的东西。”

  最后一句非常触动我,看到这句话的时候,我把它写在了备忘录里。

  “真正相信的东西。”

  在一切人都把目光放在“怎样让别人相信”上的时候,他说,要去让自己相信。

  因为往往自己相信的事物,写出来才可以走到人的心里。抵达内心的文字,即便是看重结果的功利者,也同样不会去否认那一刹那的共鸣和认同。

  其实最后马飞是否得了前十名,并不是我最关心的问题。

  影片中也并没有点明,到底哪一种教育模式才是绝对正确的。

  最大的好处就在于此——

  当我们不去过分的在意结果与价值的时候,是否“绝对正确”是没有标准可言的。

  

  这并不是说世界上没有好坏善恶之分,只是说,我们看得到每一种做法与想法的背后,都有他们各自的理由、利弊。

  我们要尝试着去理解,而非抨击。

  影片给出了鲜明的“好坏”双例:

  应试教育的好处,在于那些被主任“挂在墙上”的孩子,他们大多数拥有了很美好的前程,成为了省状元,成为了现实社会中成功的人。他们是经过了苦难筛选的孩子,以后也会成为因抗击苦难而享受幸福的人。

  可应试教育的坏处,在于那些孩子失去了对学习的兴趣,一旦考试结束马上将书本抛向脑后,撕成碎片,以此狂欢,以为是一场“解放”。他们缺乏创造力和灵活性,也失去了很多书本以外的乐趣。

  

  影片中还设置了一个疯子的角色,是主任的养子,虽然设计的很夸张,但也的确是为了凸显应试教育和打击教育的缺陷:一旦经受成绩的挫折,可能会一蹶不振,失去所有“现实”价值。

  而马皓文倡导的素质教育、“因材施教”的好处,在于锻炼了孩子思考的能力,让孩子拥有兴趣、时刻抱有热情和探索精神,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

  孩子可以找到“我是谁”“我要什么”“我相信什么”。

  

  实际上,找到自己的准确定位已经成了一件困难的事,因为当下他人的目光太密集,“比较”的心理又太复杂,能够享受自我的时刻,不多。

  而素质教育的缺陷,就在于当今社会,如果不去追求现实价值和结果,不能满足社会的需要,如何才能生存和生活?

  这也是影片没办法给出答案与建议的原因。

  各有可取,也各有所需。

  所有诗性梦想总被两个字打败

  “生活”

  

  我在这里,大言不惭,唠唠叨叨,说如今的我们都太在意结果和价值。

  可是我的确没办法告诉你们,如果不去在意,那该怎么办。

  毕竟人生真的不是高考选择题:有清晰的选项,明确的正误。

  最重要的是,我们每个人的人生都没有考官和观众,无人阅卷,也无人看我们流泪抑或点头赞同。

  

  所以只能说,各人有各人的选择和活法,选择那个最舒服的方式,才不算白活。

  “功过是非他人评说,我自是我”

  无论如何,要有无关他人、无关评判的,属于自己的坚守。

  我写的,是我自己相信的东西。

  真正的人生,不会像考卷那样,会自动跳出ABCD四个选项,有且只有一种标准答案。

  ——《银河补习班》马皓文

  原创 | 欢呼哈雪

  “如今的我们,都太看重结果的唯一性和准确性了。”

  

  其实,这部由邓超执导的影片中,包含了许多社会现象:校园霸凌、朋友背叛、墙倒众人推、应试教育摧残学生、爱的功利性······

  可这些无一不是因为:人们的目的性和功利性,太强了。

  

  工程师马皓文的人生因自己设计的东沛大桥倒塌事件彻底跌落谷底:妻子改嫁,最爱的儿子无法前来探望他,一个人在监狱中孤苦无依,受尽折辱。

  与此同时,儿子马飞也开始自卑、敏感,被人称为“缺根弦”,遭受了数不清的校园暴力和排挤。因为成绩不好而被“唯成绩论”的教导主任厌恶、劝退。

  父子俩都经历着人生中最黑暗的时光:一起看人性最丑恶的一面。父亲犹如过街老鼠人人喊打,最亲的徒弟出卖了他;儿子因为父亲背负骂声、又因反应慢而被众人嘲笑。

  这是多悲哀的“一起”。

  

  他们本该一起愉快的奔跑、踢球、大笑大叫。

  就连他们曾经共同的亲人:母亲馨予,也同样站在了他们的对立面,以高傲而冷酷,看似深爱实则伤害的方式,去嘲讽他们本该引以为傲的自尊和骄傲。

  这一切归根结底都是因为,这些看似爱他们、与他们亲近的人,都太在意结果,太在意一件事的“价值”。

  母亲在意儿子能否考上名牌大学的背后,是虚荣、面子和儿子未来的经济能力与社会地位。

  徒弟背叛师傅,在意的是一大把一大把的钞票和仕途。

  校园霸凌,获得的是施暴与摧残的快感,以及征服弱者的兴奋感。

  墙倒众人推,为的是不会牵连自身、实际上是过激的自保方式与从众心理。

  “人不能不看重价值,但如果只看得见现实价值与当下价值,同样无法长远。”

  太在意结果的背后,是急功近利。

  

  工程师马皓文如果生活在古代或者近代,都应该不仅仅是一个工程师。

  他学识渊博,知文懂礼,“能说”的背后实则是深层的文化底蕴;他的专业素养过硬,东沛大桥事件发生之前,他也曾受众人敬仰。

  他是懂得思考和把学习当作习惯的人。

  可偏偏是这样的人,因为一场丑陋的背叛和诬陷,因为他人的欲念,被拖下了神坛。

  该被痛骂的不应该只是那个背信弃义的徒弟。

  我们更应该想到的是,这样一个各方面条件都很优秀的人才,仅仅因为一件事情的结果失败了,还尚未问清楚缘由,来不及辩驳,就要被拖入泥潭,打入地狱,获得所有人的厌弃和唾骂,是一件多恐怖的事。

  

  这个世界不是缺少善良和原谅,是缺少不只看结果的眼睛。

  这些人不在意他是不是被冤枉,他们只在意:

  “大桥塌了会不会连累我们?”

  “今年的奖金又没了!”

  “师傅进去了,我就可以上位了吧。”

  多亏影片可以美化现实、诗化现实,这位悲剧英雄马皓文没有放弃自己的坚守,他没有认输过,从来没有。

  他依然用自己认为正确的方法教育自己的孩子,教会他相信自己不是笨蛋,告诉他要“一直想”,要学会思考,要去写自己真的想写的事物。

  

  这对诗性的父子用种种方法对抗功利化的时代与唯结果论的环境:与教导主任约好考不到前十名就退学,结果考试前一个月为儿子请假去看航展,只为热爱;同意儿子不写作业,还卖血做苦力给儿子买了新电脑······

  这的确略显浮夸,可这背后却是真真切切不同的思想和教育理念。

  我们可不可以,不要这么急功近利?

  

  几千年前的孔夫子不仅仅说过温故而知新,也说过有教无类。

  诗文不仅仅有“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也有“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

  这位父亲懂得教育儿子:

  “自己的事情以后别来问我”。

  “写你真正相信的东西。”

  最后一句非常触动我,看到这句话的时候,我把它写在了备忘录里。

  “真正相信的东西。”

  在一切人都把目光放在“怎样让别人相信”上的时候,他说,要去让自己相信。

  因为往往自己相信的事物,写出来才可以走到人的心里。抵达内心的文字,即便是看重结果的功利者,也同样不会去否认那一刹那的共鸣和认同。

  其实最后马飞是否得了前十名,并不是我最关心的问题。

  影片中也并没有点明,到底哪一种教育模式才是绝对正确的。

  最大的好处就在于此——

  当我们不去过分的在意结果与价值的时候,是否“绝对正确”是没有标准可言的。

  

  这并不是说世界上没有好坏善恶之分,只是说,我们看得到每一种做法与想法的背后,都有他们各自的理由、利弊。

  我们要尝试着去理解,而非抨击。

  影片给出了鲜明的“好坏”双例:

  应试教育的好处,在于那些被主任“挂在墙上”的孩子,他们大多数拥有了很美好的前程,成为了省状元,成为了现实社会中成功的人。他们是经过了苦难筛选的孩子,以后也会成为因抗击苦难而享受幸福的人。

  可应试教育的坏处,在于那些孩子失去了对学习的兴趣,一旦考试结束马上将书本抛向脑后,撕成碎片,以此狂欢,以为是一场“解放”。他们缺乏创造力和灵活性,也失去了很多书本以外的乐趣。

  

  影片中还设置了一个疯子的角色,是主任的养子,虽然设计的很夸张,但也的确是为了凸显应试教育和打击教育的缺陷:一旦经受成绩的挫折,可能会一蹶不振,失去所有“现实”价值。

  而马皓文倡导的素质教育、“因材施教”的好处,在于锻炼了孩子思考的能力,让孩子拥有兴趣、时刻抱有热情和探索精神,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

  孩子可以找到“我是谁”“我要什么”“我相信什么”。

  

  实际上,找到自己的准确定位已经成了一件困难的事,因为当下他人的目光太密集,“比较”的心理又太复杂,能够享受自我的时刻,不多。

  而素质教育的缺陷,就在于当今社会,如果不去追求现实价值和结果,不能满足社会的需要,如何才能生存和生活?

  这也是影片没办法给出答案与建议的原因。

  各有可取,也各有所需。

  所有诗性梦想总被两个字打败

  “生活”

  

  我在这里,大言不惭,唠唠叨叨,说如今的我们都太在意结果和价值。

  可是我的确没办法告诉你们,如果不去在意,那该怎么办。

  毕竟人生真的不是高考选择题:有清晰的选项,明确的正误。

  最重要的是,我们每个人的人生都没有考官和观众,无人阅卷,也无人看我们流泪抑或点头赞同。

  

  所以只能说,各人有各人的选择和活法,选择那个最舒服的方式,才不算白活。

  “功过是非他人评说,我自是我”

  无论如何,要有无关他人、无关评判的,属于自己的坚守。

  我写的,是我自己相信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