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冷湖畔苏小小,红颜薄命杳然去,美好邂逅终究只是镜花水月


  2019 水镜子

  她是钱塘第一名妓,能歌善舞,名躁一时;她是南齐第一才女,写诗作画,文才出众;她出生于西冷湖畔,钟爱山水,乘车游湖;她经历过美好邂逅,欢乐时光,体验过情意难忘,时时思念;她在风云变幻的南齐写下了一段非同寻常的历史,让千年后的我们忘情追忆,流泪叹息。

  她,便是苏小小。

  

  “妾乘油壁车,郎跨青骢马。”她是清丽脱俗的九天仙子,乘着高贵华美的油壁车,款款而来,车里载着她青春年少的欢乐时光,载着她锋芒毕露的才情诗意,也载着她不同于一般女子一辈子活在禁锢里的命运,她的容貌堪比祸国,不经意抬头一望,刹那间花开花落。

  她带着让世人惊艳的微笑,邂逅了相国之子阮郁,她那无意间的的抬头,摄走了他的魂魄,他那青骢马上的英姿飒爽,缠绵了她的双眼。她翩若惊鸿,矫若游龙,他风流倜傥,信步湖畔,只怪春光太好,她与他一见钟情,结成良缘,整日如胶似漆,乘车游湖。

  好景不长,阮家派人催归,对两人横加阻拦,她和他要被迫分离,此去经年,良辰美景如同虚设,她饱尝相思之苦,她回想和阮郎在一起游湖的细节,面容愁容,人比黄花瘦,知道阮郎再也不会回来了。

  等待情郎归来的苏小小再也无心山水,终日坐于湖畔阁楼吹箫抚琴,情到深处最动人,亦最伤人,小小的琴音之中充满着幽怨,她怨恨阮郎的一去不返,怨恨阮郎带走了她美丽的梦,从盼望,到失望,再到绝望,小小终于病倒了,生活中的喜怒哀乐都在病故之中烟消云散,她看着阮郎离去的方向,将这段美丽的邂逅深深的埋在了心里。

  离散多久已忘却,年年岁岁春色旧,飞越千年红尘,透过泪水悲凉,西冷湖畔,小屋阁楼,蓦然回首,她恍惚还是油壁车上的含笑的佳人,豆蔻正梢头,又是西湖春色胜,再无游湖苏小小。

  

  苏家原本是在江南姑苏为官,后来朝中变革,苏家流落到了钱塘,过上了经商的生活,经过几代人的努力,苏家也算是家境殷实,更是在公元479年诞下了一名女孩,父母对她是更是疼爱有加,由于其身材娇小,故取名小小。

  从出生开始,苏小小就被视为掌上明珠,转眼就已经十五岁,一个花儿一样的年纪,本应该是和李清照一样倚门回首,期许爱情的,可家中不幸,父母相继谢世,十五岁的小小只能带着悲痛的心情,变卖家产,跟着姨母移居了西冷湖畔,希望湖畔的景色能冲淡些许悲伤。

  她居住于柏林小屋,每日游湖写词,很快就走出了悲伤,还花重金打造了一辆油壁车,尽情享受于山水之间。

  香车佳人,缓缓而行,车后自然是跟着一群风流倜傥的公子哥,小小也是非常喜欢和他们一起谈论诗词,很快就名满钱塘,成为了一位名躁一时的诗妓。

  她不拘小节,与文人雅士在山水之间饮酒作赋,还举办了一场场“文化沙龙”,也许是没有了父母的约束,她将生活过成了自己希望中的样子,亦或是说她将自己活成了一位男子。

  虽然她睥睨天下,不惧凡尘,但始终心里还是有些许期待爱情的,虽然车后有着众多的青年才俊,但是都不太符合她的意向,她觉得他们太过粗浅,在她心中这些人都是凡夫俗子。

  三月西湖,清风徐来,烟雨蒙蒙,但依然是挡不住小小的乘车出游,车帘半掩,整个人就如同天女下凡,让后面的青年才俊都化身为纨绔子弟,都希望能爬上香车与美人一亲芳泽,这可吓坏了享受山水的苏小小。

  一名骑着青骢马的青年狂奔而来,一股不怒自威的气势扑面而来,瞬间吓退了那群纨绔子弟,两人也在烟雨之中这样不期而遇,小小下车答谢,阮郁看得如痴如醉,就连青骢马都对小小的容颜而动容,开始躁动不安,甚至还将阮郁颠下了马背,小小扑哧一笑,赠句:“今夜雨大,公子可否如梦一聚。”

  

  虽然只是当时的一句玩笑话,但是阮郁却辗转难以入睡,他想着油壁车之中的可人儿,他不想辜负佳人,决定要唐突佳人,哪怕是唐突天下人他也不惧,他决定登门拜访如诗如画的苏小小。

  虽然小小居于简陋的阁楼之中,但是每天都是太多的青年才俊和富甲巨商登门求亲,但是都被小小拒之门外,阮郁本就是相国之子,又是相貌出众,才华横溢,也完全没有王孙公子的盛气无理,所来求亲之人,无人可与之想比。

  小小带着阮郁游览柏林小屋,阁楼之上,西湖美景尽收眼底,小小抚琴,阮郁吟诗。蒲草磐石,乍然相逢,由姨母做主,青松作证,从此阮郁与苏卿同生死。

  

  ——文章为本作者原创,图片均来自于网络

  她是钱塘第一名妓,能歌善舞,名躁一时;她是南齐第一才女,写诗作画,文才出众;她出生于西冷湖畔,钟爱山水,乘车游湖;她经历过美好邂逅,欢乐时光,体验过情意难忘,时时思念;她在风云变幻的南齐写下了一段非同寻常的历史,让千年后的我们忘情追忆,流泪叹息。

  她,便是苏小小。

  

  “妾乘油壁车,郎跨青骢马。”她是清丽脱俗的九天仙子,乘着高贵华美的油壁车,款款而来,车里载着她青春年少的欢乐时光,载着她锋芒毕露的才情诗意,也载着她不同于一般女子一辈子活在禁锢里的命运,她的容貌堪比祸国,不经意抬头一望,刹那间花开花落。

  她带着让世人惊艳的微笑,邂逅了相国之子阮郁,她那无意间的的抬头,摄走了他的魂魄,他那青骢马上的英姿飒爽,缠绵了她的双眼。她翩若惊鸿,矫若游龙,他风流倜傥,信步湖畔,只怪春光太好,她与他一见钟情,结成良缘,整日如胶似漆,乘车游湖。

  好景不长,阮家派人催归,对两人横加阻拦,她和他要被迫分离,此去经年,良辰美景如同虚设,她饱尝相思之苦,她回想和阮郎在一起游湖的细节,面容愁容,人比黄花瘦,知道阮郎再也不会回来了。

  等待情郎归来的苏小小再也无心山水,终日坐于湖畔阁楼吹箫抚琴,情到深处最动人,亦最伤人,小小的琴音之中充满着幽怨,她怨恨阮郎的一去不返,怨恨阮郎带走了她美丽的梦,从盼望,到失望,再到绝望,小小终于病倒了,生活中的喜怒哀乐都在病故之中烟消云散,她看着阮郎离去的方向,将这段美丽的邂逅深深的埋在了心里。

  离散多久已忘却,年年岁岁春色旧,飞越千年红尘,透过泪水悲凉,西冷湖畔,小屋阁楼,蓦然回首,她恍惚还是油壁车上的含笑的佳人,豆蔻正梢头,又是西湖春色胜,再无游湖苏小小。

  

  苏家原本是在江南姑苏为官,后来朝中变革,苏家流落到了钱塘,过上了经商的生活,经过几代人的努力,苏家也算是家境殷实,更是在公元479年诞下了一名女孩,父母对她是更是疼爱有加,由于其身材娇小,故取名小小。

  从出生开始,苏小小就被视为掌上明珠,转眼就已经十五岁,一个花儿一样的年纪,本应该是和李清照一样倚门回首,期许爱情的,可家中不幸,父母相继谢世,十五岁的小小只能带着悲痛的心情,变卖家产,跟着姨母移居了西冷湖畔,希望湖畔的景色能冲淡些许悲伤。

  她居住于柏林小屋,每日游湖写词,很快就走出了悲伤,还花重金打造了一辆油壁车,尽情享受于山水之间。

  香车佳人,缓缓而行,车后自然是跟着一群风流倜傥的公子哥,小小也是非常喜欢和他们一起谈论诗词,很快就名满钱塘,成为了一位名躁一时的诗妓。

  她不拘小节,与文人雅士在山水之间饮酒作赋,还举办了一场场“文化沙龙”,也许是没有了父母的约束,她将生活过成了自己希望中的样子,亦或是说她将自己活成了一位男子。

  虽然她睥睨天下,不惧凡尘,但始终心里还是有些许期待爱情的,虽然车后有着众多的青年才俊,但是都不太符合她的意向,她觉得他们太过粗浅,在她心中这些人都是凡夫俗子。

  三月西湖,清风徐来,烟雨蒙蒙,但依然是挡不住小小的乘车出游,车帘半掩,整个人就如同天女下凡,让后面的青年才俊都化身为纨绔子弟,都希望能爬上香车与美人一亲芳泽,这可吓坏了享受山水的苏小小。

  一名骑着青骢马的青年狂奔而来,一股不怒自威的气势扑面而来,瞬间吓退了那群纨绔子弟,两人也在烟雨之中这样不期而遇,小小下车答谢,阮郁看得如痴如醉,就连青骢马都对小小的容颜而动容,开始躁动不安,甚至还将阮郁颠下了马背,小小扑哧一笑,赠句:“今夜雨大,公子可否如梦一聚。”

  

  虽然只是当时的一句玩笑话,但是阮郁却辗转难以入睡,他想着油壁车之中的可人儿,他不想辜负佳人,决定要唐突佳人,哪怕是唐突天下人他也不惧,他决定登门拜访如诗如画的苏小小。

  虽然小小居于简陋的阁楼之中,但是每天都是太多的青年才俊和富甲巨商登门求亲,但是都被小小拒之门外,阮郁本就是相国之子,又是相貌出众,才华横溢,也完全没有王孙公子的盛气无理,所来求亲之人,无人可与之想比。

  小小带着阮郁游览柏林小屋,阁楼之上,西湖美景尽收眼底,小小抚琴,阮郁吟诗。蒲草磐石,乍然相逢,由姨母做主,青松作证,从此阮郁与苏卿同生死。

  

  ——文章为本作者原创,图片均来自于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