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曙明原创散文丨里斯本机场历“险”记


2019-11-03 0:383 真言

里斯本机场日历“风险”备注

作者:杨树明

旅行是一种乐趣,但有时会发生不愉快的事情 有些不快乐是别人带给你的,有些不快乐是自己造成的。

我博客的原名是“去找麻烦”。因为这个名字很容易混淆“去找麻烦”或“去找麻烦”,所以我把它改成了“去找乐趣” 几天前我去南欧旅行的时候,我真的和寻找“东西”没有任何关系,我几乎陷入了困境。

西班牙的托莱多,是着名的冷兵器之都,出售刀枪剑戟的商家很多,途经时我看中了一把仿真毛瑟枪,因为心里喜欢就想买下来。既是“仿真”就是假的,而不是真枪实货,这是任谁都明白的事。可是,鉴于还要乘坐飞机回国,我多少也有些担心。为此,特意咨询了导游,她的意思是不好捎带,劝我别买。我不太甘心,又与儿子通了微信,他也表达了与导游同样的意思。我这个人的性格虽不是很固执,但颇有主见,窃以为“仿真”不就是玩具枪吗?有什么了不起的呢?于是,我便挑着买了一把价格较为便宜的,心里做了两种准备:能带出关当然好,实在带不出去就留给安检,权当损失了二百块钱而已。可是,事情后来果如导游和儿子所言,且没有我想的那么简单,那把仿真毛瑟枪不仅未能带出境,反倒差点让我惹事成祸。

乘坐飞机对我来说是家常便饭,仅是近两年多,我就曾八次出国旅行。按照乘坐常识,刀枪剑戟之类的物品,放在行李箱里托运是没什么大问题的,可是我想,在葡萄牙乘坐飞机,如果把毛瑟枪放在行李箱里,肯定过不了安检,查出来后很麻烦。因为我不懂得葡语,人家即便是通过机场广播找我,我也不会知道,如此行李箱难免被扣或受损。思来想去觉得那样做不妥,于是便把毛瑟枪放在随身所带的双肩包里。我是这样想的,假如安检时被查住不让携带,我不要就是了,应当不会再有其他问题,可事后的情况虽然如我所料,但经过却要复杂多了。

在里斯本机场,当安检人员查住我的毛瑟枪时,几个安检人员反复查看,而后他们又叫来了一名中年警员。面看这位警员,虽然没有面带微笑,但也没有满脸严肃,只是面无表情而已。他要过我拿在手里的护照和登记卡,边查看边问了我几句话。由于他讲得是葡语,我压根儿也听不懂,自然就只会“NO、NO”给予回应。旁边一位北京女旅友试着讲了几句英语,看神情他也没有听懂。见状我又作出“不要了”的动作,他不予理会,在打了个电话之后,示意让我跟着他走。当时,我心里虽然多少有些紧张,但行动没有迟疑,跟着他从二楼下到地下一层,七转八转地来到机场警务室。

多年的经历让我早就明白,遇到特殊情况,紧张、慌乱是大忌,冷静、沉着是良策,着急、发飙更不可取。警务室里有三位警员,见我进去,他们没有任何表示,待听我主动“Good morning”,他们便面露微笑。带我去的那位警员让我坐下后,坐在桌前开始操作电脑。我给导游视频电话,他虽然没有制止,可也不接导游的视频。等待他操作电脑的那会儿,我尤其感到好似度时如年,脑子里不免想了很多很多。我想起了前不久一位中国游客在尼泊尔入境时,因为佩戴的金项链过大而被拘留的情况;我想起导游和儿子要我不要冒险的劝说,不免对自己的固执有些追悔。此时那刻,我从心里想了几种可能出现的情况及相应的预案。假如被拘怎么办?要赶紧给儿子打电话,他应当能够从容应对,且不让其他家人知道;假如因为时间关系赶不上航班怎么办?那就在机场寻找其他中国旅行团的领队或导游,请他们帮忙,实在不行再与中国大使馆联系;假如要巨额罚款怎么办?那就想方设法尽快交上,最好能如期赶上既定航班。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那位警员把电脑显屏转向我,并递给我纸和笔,指着显屏上的汉字“住址、职业”让我写下来。我看到显屏上有我的照片,知道他是在调取查看我的相关资料。由于心情很平静,所以我的字写得相当工整。他接过我写的东西对着电脑看了看,又打了个电话,而后从档案柜里拿出份资料查看了一番,这才抬起头来,面向我露出了微笑。多年的工作经历,使我养成了察言观色的习惯,见他露出了笑容,我的心情就彻底放松了,知道应该是没什么事了。他又低下头继续操作电脑,不大会儿从旁边的打印机里取出一份打印件,示意让我签字。复印件上应当是葡语,我瞬间也担心过“拘留证”什么的,但仍是没有犹豫,便在他指的地方签上了我的姓名。随后,他站起来走到复印机前,把我的护照和两张登记卡各自复印了一份。当他把护照和一张登记卡递给我时,示意我可以走了。由于心情很放松,我便指了指复印机,又指了指手里登记卡,他明白了,有点不好意思地笑了,因为他疏忽了把另一张登记卡退给我。拿到护照和登记卡后,我笑着对他伸出大拇指,并连说“Thank you!Thank you!”没想到他听了后却对我说声“谢谢”。我见他能懂得汉语“谢谢”,也回应他“谢谢”,没想到他又对我用汉语说出了“不谢”。或许是我的友好表情感染了他,他主动伸出手来与我握手,并拉着我的手让我跟他走,意思很明确是要送我回登机口。临出门时我看了一眼放在橱柜上的那把毛瑟枪,没有留恋,也没有再说什么,就跟着他走出了警务室。

走出警务室后,我看了看手表,还不到十点半,这场“风波”前后约有半个多小时,距离登机还有段时间,于是我就用微信视频与导游通了话,说明了情况。我跟着那位警员回到了安检口,他对一位排队等候的彪形大汉说了句什么,就让我排到了人家前面。在我接受安检的过程中,他始终跟在我身边。安检结束后,我再次对他说了声“谢谢”,并与他主动握手再见。

“历险”的经过就是这样。说是“历险”,其实有点言过其实。不过,这次没事找“事”的经历,我是不会忘记的,当然更不会有“二过”。

(写于2019年10月27日星期日)

【作者简介】杨曙明(男),祖籍沂源的济南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曾任历下区作家协会主席。出版有 《岁月无痕》 《流年似水》 《心路不觉远》 《凝固在记忆里的时光》 《光阴的印记》 等七部散文集, 《有话明说》 《话由明说》 两本时评专着;曾为 《齐鲁晚报》 “有话明说”的专栏作家;主编有 《济南的味道》 《历下倾城》 《诗意历下》 《历下民间故事》 等书籍;曾获得过冰心散文奖、齐鲁散文奖、泉城文艺奖等。

里斯本机场历“险”记

作者:杨曙明

旅游是件愉快的事,可也偶有不愉快的事情发生。有些不愉快是他人给你带来的,有些不愉快则是自找的。

我的博客原名是“没事找事”,鉴于这个名字容易产生“没事找茬”或“没事自找不愉快”的歧义,所以后来我就改为“没事找乐”了。前几天的南欧之行,我还真的没事找“事”了,而且差乎儿惹事生祸。

西班牙的托莱多,是着名的冷兵器之都,出售刀枪剑戟的商家很多,途经时我看中了一把仿真毛瑟枪,因为心里喜欢就想买下来。既是“仿真”就是假的,而不是真枪实货,这是任谁都明白的事。可是,鉴于还要乘坐飞机回国,我多少也有些担心。为此,特意咨询了导游,她的意思是不好捎带,劝我别买。我不太甘心,又与儿子通了微信,他也表达了与导游同样的意思。我这个人的性格虽不是很固执,但颇有主见,窃以为“仿真”不就是玩具枪吗?有什么了不起的呢?于是,我便挑着买了一把价格较为便宜的,心里做了两种准备:能带出关当然好,实在带不出去就留给安检,权当损失了二百块钱而已。可是,事情后来果如导游和儿子所言,且没有我想的那么简单,那把仿真毛瑟枪不仅未能带出境,反倒差点让我惹事成祸。

乘坐飞机对我来说是家常便饭,仅是近两年多,我就曾八次出国旅行。按照乘坐常识,刀枪剑戟之类的物品,放在行李箱里托运是没什么大问题的,可是我想,在葡萄牙乘坐飞机,如果把毛瑟枪放在行李箱里,肯定过不了安检,查出来后很麻烦。因为我不懂得葡语,人家即便是通过机场广播找我,我也不会知道,如此行李箱难免被扣或受损。思来想去觉得那样做不妥,于是便把毛瑟枪放在随身所带的双肩包里。我是这样想的,假如安检时被查住不让携带,我不要就是了,应当不会再有其他问题,可事后的情况虽然如我所料,但经过却要复杂多了。

在里斯本机场,当安检人员查住我的毛瑟枪时,几个安检人员反复查看,而后他们又叫来了一名中年警员。面看这位警员,虽然没有面带微笑,但也没有满脸严肃,只是面无表情而已。他要过我拿在手里的护照和登记卡,边查看边问了我几句话。由于他讲得是葡语,我压根儿也听不懂,自然就只会“NO、NO”给予回应。旁边一位北京女旅友试着讲了几句英语,看神情他也没有听懂。见状我又作出“不要了”的动作,他不予理会,在打了个电话之后,示意让我跟着他走。当时,我心里虽然多少有些紧张,但行动没有迟疑,跟着他从二楼下到地下一层,七转八转地来到机场警务室。

多年的经历让我早就明白,遇到特殊情况,紧张、慌乱是大忌,冷静、沉着是良策,着急、发飙更不可取。警务室里有三位警员,见我进去,他们没有任何表示,待听我主动“Good morning”,他们便面露微笑。带我去的那位警员让我坐下后,坐在桌前开始操作电脑。我给导游视频电话,他虽然没有制止,可也不接导游的视频。等待他操作电脑的那会儿,我尤其感到好似度时如年,脑子里不免想了很多很多。我想起了前不久一位中国游客在尼泊尔入境时,因为佩戴的金项链过大而被拘留的情况;我想起导游和儿子要我不要冒险的劝说,不免对自己的固执有些追悔。此时那刻,我从心里想了几种可能出现的情况及相应的预案。假如被拘怎么办?要赶紧给儿子打电话,他应当能够从容应对,且不让其他家人知道;假如因为时间关系赶不上航班怎么办?那就在机场寻找其他中国旅行团的领队或导游,请他们帮忙,实在不行再与中国大使馆联系;假如要巨额罚款怎么办?那就想方设法尽快交上,最好能如期赶上既定航班。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那位警员把电脑显屏转向我,并递给我纸和笔,指着显屏上的汉字“住址、职业”让我写下来。我看到显屏上有我的照片,知道他是在调取查看我的相关资料。由于心情很平静,所以我的字写得相当工整。他接过我写的东西对着电脑看了看,又打了个电话,而后从档案柜里拿出份资料查看了一番,这才抬起头来,面向我露出了微笑。多年的工作经历,使我养成了察言观色的习惯,见他露出了笑容,我的心情就彻底放松了,知道应该是没什么事了。他又低下头继续操作电脑,不大会儿从旁边的打印机里取出一份打印件,示意让我签字。复印件上应当是葡语,我瞬间也担心过“拘留证”什么的,但仍是没有犹豫,便在他指的地方签上了我的姓名。随后,他站起来走到复印机前,把我的护照和两张登记卡各自复印了一份。当他把护照和一张登记卡递给我时,示意我可以走了。由于心情很放松,我便指了指复印机,又指了指手里登记卡,他明白了,有点不好意思地笑了,因为他疏忽了把另一张登记卡退给我。拿到护照和登记卡后,我笑着对他伸出大拇指,并连说“Thank you!Thank you!”没想到他听了后却对我说声“谢谢”。我见他能懂得汉语“谢谢”,也回应他“谢谢”,没想到他又对我用汉语说出了“不谢”。或许是我的友好表情感染了他,他主动伸出手来与我握手,并拉着我的手让我跟他走,意思很明确是要送我回登机口。临出门时我看了一眼放在橱柜上的那把毛瑟枪,没有留恋,也没有再说什么,就跟着他走出了警务室。

走出警务室后,我看了看手表,还不到十点半,这场“风波”前后约有半个多小时,距离登机还有段时间,于是我就用微信视频与导游通了话,说明了情况。我跟着那位警员回到了安检口,他对一位排队等候的彪形大汉说了句什么,就让我排到了人家前面。在我接受安检的过程中,他始终跟在我身边。安检结束后,我再次对他说了声“谢谢”,并与他主动握手再见。

“历险”的经过就是这样。说是“历险”,其实有点言过其实。不过,这次没事找“事”的经历,我是不会忘记的,当然更不会有“二过”。

(写于2019年10月27日星期日)

【作者简介】杨曙明(男),祖籍沂源的济南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曾任历下区作家协会主席。出版有 《岁月无痕》 《流年似水》 《心路不觉远》 《凝固在记忆里的时光》 《光阴的印记》 等七部散文集, 《有话明说》 《话由明说》 两本时评专着;曾为 《齐鲁晚报》 “有话明说”的专栏作家;主编有 《济南的味道》 《历下倾城》 《诗意历下》 《历下民间故事》 等书籍;曾获得过冰心散文奖、齐鲁散文奖、泉城文艺奖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