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暴力受害者维权路漫漫


原标题:暴力侵害学校暴力受害者的道路漫长。

小平被学校欺负了。在像曲阜乡这样一个偏远平静的小镇,这似乎是一个零星的案例,但对于整个国家来说,类似的事件并不少见。

公开报告显示,近几个月来,出现了许多恶性校园暴力案件和恶意视频传播案件。

今年4月,一名来自安徽省太和县的13岁女孩在学校遭受学校暴力。她被十几个女孩砸碎了。肇事者还拍摄了视频并在线发布。直到一个月后,被殴打的女孩的母亲才在互联网上看到视频,了解女儿的经历。

5月,陕西省靖边县第六中学的一名女孩被同学带到女厕所。她被十几名学生接管并在互联网上录制了视频。学校只处理普通纠纷。视频发出后,派出所只参与调查。其后,教育局对有关学校的校长进行纪律处分,并责令学校安排专人为各方进行心理辅导,并严厉批评和教育参与拍摄和拍摄的学生。

6月24日晚,由于几名男学生的歧视和欺凌行为,北京延庆第二中学的一名男学生被迫潜入厕所。视频播出后,引起了网络的极大关注。确认后,参与此案的七名学生构成了骚扰行为,其中五人被行政拘留和罚款。延庆第二中学让7名学生参与了学校的拘留和其他处罚。

学校暴力的频繁发生已成为一个引起关注的社会问题。

从小平被欺负的事件可以看出,许多肇事者的家庭教育缺失。主要的肇事者刘莫林从小就缺乏父母照顾,四年级辍学,并在成长过程中形成了激进的个性。对于QQ头像的小化身,他聚集了一些女孩来对抗小平。许多其他女孩都是留守儿童,缺乏父母的陪伴和教育。在这次事件中,他们都没有站起来对暴力说“不”,甚至成了帮凶,表现出残忍和漠不关心。

犯罪心理学家李美珍教授曾指出,在人的成长过程中,人格,情感和观念三要素是最基本的。如果由于缺乏家庭教育而导致这三个要素中的一个被打破,那将使这个人“危险”。孩子的残忍无助和无助。孩子的无耻被各种各样的事物所爱.孩子的离开,自杀和犯罪似乎是孩子的选择,但他们都是父母行为的结果。

一旦发生学校暴力事件,许多人常常责怪学校。去年11月,教育部等9个部门联合发布了《关于防治中小学生欺凌和暴力的指导意见》,加强对学生欺凌和暴力的教育预防,法律惩罚和综合治理。然而,完全依赖学校显然无法有效预防学校暴力,因为大多数青少年暴力和欺凌事件都发生在学校外。在许多情况下,简单地指责学校在处理学校暴力方面的责任有时会导致学校掩盖甚至低调处理事件,这对保护受害者的权利更加不利。

在社会发展的现阶段,经济水平有了很大提高,但很多人对家庭教育的认识还没有到位。一些农村父母“只活着没有养”,导致孩子实际上留下来。在一些城市,儿童也出现精神上的遗传。父母不带孩子上寄宿学校或将其交给老人和保姆。这也可能导致儿童情绪因素出现问题,缺乏情感能力,没有同情心,更容易滋生犯罪。

我们还可以看到,相关法律的滞后导致对实施针对青少年的暴力行为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在小平被欺负的事件中,由于暴力女孩未满16岁,即使造成轻伤,也不能被判处故意伤害。最后,警方只能根据有关规定对他们实施行政拘留。采取纪律处分。这也导致小平的家人对性格的结果极为不满。 “我的女儿们被欺负了这样的事情,但那些人没有得到他们应得的惩罚。”

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当地派出所所长也透露了他内心的无奈:在处理这起案件时,他已经这么多年警察,他第一次花了这么多时间和精力,而他也想帮小平的家人接受这件事。处理他们的满意度,但根据法律,他只能做这么多。

许多人不明白,当中国学生虐待女学生在南加利福尼亚州坐在美国时,我国许多残酷的人遭到残酷殴打并上传受害者的照片和录像只会受到惩罚或象征性地失去金钱,客观上保护“校园欺负”的法律是什么?

此前,记者就此问题咨询了少年法庭法官。另一方表示,根据不同的法律渊源,中国是一个成文国,美国是一个判例法国家。例如,对于在中国被认为非常轻微并且纯粹是民事的侵权案件,美国可能构成犯罪。英美法律制度规定,攻击定罪的门槛非常低。在中国,必须通过轻伤来实现蓄意伤害。对于青少年犯罪,在司法实践中,教育,救赎和缓刑是主要因素,惩罚得到补充。目的是拯救有过错的未成年人。许多情节相对较小的案件是基于当事方之间的调解和沟通以及解决矛盾。

面对频繁的学校暴力,相关法律显然没有跟上。没有关于校园暴力的具体立法,包括行政法规或特殊法律。因此,除了构成犯罪的严重行为之外,许多犯罪者无法得到应有的惩罚,也无法有效保护受害者。这个问题也引起了高级当局的注意。 2017年全国人大常委会监督工作计划显示,今年将对“未成年人保护法”的实施情况进行专项调查,研究抑制学校暴力和实施轻微犯罪和严重不良行为。成人在教育和矫正方面更有效,并研究修订未成年人保护法和相关法律规定。

在相关法律完善之前,学校暴力受害者的维权道路无疑将非常艰难。虽然小平的母亲坚持“秋菊的诉讼”,但她必须为女儿寻求正义。但是,在类似的情况下,可以发现,在学校欺凌的情况下,受害方还有其他医疗费,营养费,护理费和其他索赔。在要求精神损害赔偿的情况下,通常很容易获得法官的支持。但是,为了寻求客观和可执行的标准,精神伤害的程度通常与伤害有关,而伤害在一定程度上也是如此。难以获得更多的精神损害抚慰金钱。根据以往的判例,一般只有几千元的赔偿金,甚至低于小平家庭所获得的调解赔偿金。获得满意的权利保护结果真的很难! (谢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