皖南事变后,这位新四军将领咬断舌头,用生命捍卫自己的清白


  原创婵稚翎2天前我要分享

  1941年1月,新四军在奉命北移途中,遭到国民党第三战区司令官顾祝同部近十倍兵力的包围,结果,9000多人中不少人战死,3000多人被俘,被送去了江西省上饶集中营。

  随后,敌人想尽各种办法,对俘虏们进行引诱、劝降,但是收效甚微。1942年5月,上饶集中营反而发生越狱暴动事件,气得顾祝同亲自跑到上饶集中营,将集中营主任张超大骂了一顿。

  

  几天后,一件意想不列的事件发生了。

  战俘们吃罢早饭后,国民党看守各中队长手持一叠纸走进了牢房,洋洋得意地发给大家。战俘们一看,大吃一惊:上面印着新四军政治部组织部长李子芳的照片,下方是特号字标题;“李子芳反共宣言书”,并署有李子芳的亲笔签名。

  牢房里先是一片喧哗,继而是愤怒的骂声:“可耻的叛徒”、“败类”、“软骨头”。但是,过了一阵,又有人说:“我不相信这是李部长写的。一定是敌人的骗局。”

  “我熟悉他的笔迹.签字没错。”

  牢房内议论纷纷。

  而这时当事人李子芳却蒙在鼓里。

  因为他已被单独囚禁一处。

  李子芳是什么人?

  

  他本是福建籍的一名华侨,生在菲律宾。1927年归国,1932年参加红军。长征途中,他担任红一军团政治部组织部长。1938年新四军组建时,他从延安来到皖南,担任新四军政治部组织部长。皖南事变他被俘后,在集中营组织了越狱斗争,但是被叛徒认出。张超先把他关在一间潮湿、阴暗的牢房里。这次顾祝同来,特别吩咐要进行优待,张超把他送到了周田村的一个小庭院。

  在中队长们分发了宣言书后,张超走进了李子芳的住处.把宣言书递给他说:

  “好,你这份宣言影响很大,效果很好,帮了我的大忙。”

  李子芳低头一看,立即撕得粉碎,骂道:

  “卑鄙的小人,你想用谎言欺骗新四军?这办不到!”

  “哈哈,办不到?现在去哪,都是骂你的。谁知道真假?你就是浑身是嘴,也说不清啦。”

  李子芳一下子呆呆地立在那里,流出了痛心的眼泪。

  张超笑嘻嘻地说:

  “不要难过,顾长官很欣赏你,只要你承认是你写的。明天就放你出去,还可以到长官部做政治部主任。”

  说时迟那时快,李子芳猛一转身,面对墙壁。

  

  当他再转过身时,张超只见他满口鲜血,吓得倒退几步,手指着他说:

  “你,你!”

  张超的话还没说完,一块血块从李子芳口中飞出,吐在张超的脸上。

  那是李子芳的舌头。

  张超惊呆了,断断续续地说:“你、你、你叫我如何交差?”

  张超回到办公室,急忙打电话报告顾祝同。

  顾祝同对张超一顿臭骂。张超唯诺诺。最后,顾祝同下令;“这个人留了已无用处,今晚就干掉他。”

  “是,是。”

  就在这个深夜,在周田村后面的荒山上,响起了几声犀利的枪声,李子芳被敌人秘密杀害。

  敌人的谎言也不攻自破。

  李子芳用自己的生命捍卫了自己的清白。

  本文为一点号作者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收藏举报投诉

  1941年1月,新四军在奉命北移途中,遭到国民党第三战区司令官顾祝同部近十倍兵力的包围,结果,9000多人中不少人战死,3000多人被俘,被送去了江西省上饶集中营。

  随后,敌人想尽各种办法,对俘虏们进行引诱、劝降,但是收效甚微。1942年5月,上饶集中营反而发生越狱暴动事件,气得顾祝同亲自跑到上饶集中营,将集中营主任张超大骂了一顿。

  

  几天后,一件意想不列的事件发生了。

  战俘们吃罢早饭后,国民党看守各中队长手持一叠纸走进了牢房,洋洋得意地发给大家。战俘们一看,大吃一惊:上面印着新四军政治部组织部长李子芳的照片,下方是特号字标题;“李子芳反共宣言书”,并署有李子芳的亲笔签名。

  牢房里先是一片喧哗,继而是愤怒的骂声:“可耻的叛徒”、“败类”、“软骨头”。但是,过了一阵,又有人说:“我不相信这是李部长写的。一定是敌人的骗局。”

  “我熟悉他的笔迹.签字没错。”

  牢房内议论纷纷。

  而这时当事人李子芳却蒙在鼓里。

  因为他已被单独囚禁一处。

  李子芳是什么人?

  

  他本是福建籍的一名华侨,生在菲律宾。1927年归国,1932年参加红军。长征途中,他担任红一军团政治部组织部长。1938年新四军组建时,他从延安来到皖南,担任新四军政治部组织部长。皖南事变他被俘后,在集中营组织了越狱斗争,但是被叛徒认出。张超先把他关在一间潮湿、阴暗的牢房里。这次顾祝同来,特别吩咐要进行优待,张超把他送到了周田村的一个小庭院。

  在中队长们分发了宣言书后,张超走进了李子芳的住处.把宣言书递给他说:

  “好,你这份宣言影响很大,效果很好,帮了我的大忙。”

  李子芳低头一看,立即撕得粉碎,骂道:

  “卑鄙的小人,你想用谎言欺骗新四军?这办不到!”

  “哈哈,办不到?现在去哪,都是骂你的。谁知道真假?你就是浑身是嘴,也说不清啦。”

  李子芳一下子呆呆地立在那里,流出了痛心的眼泪。

  张超笑嘻嘻地说:

  “不要难过,顾长官很欣赏你,只要你承认是你写的。明天就放你出去,还可以到长官部做政治部主任。”

  说时迟那时快,李子芳猛一转身,面对墙壁。

  

  当他再转过身时,张超只见他满口鲜血,吓得倒退几步,手指着他说:

  “你,你!”

  张超的话还没说完,一块血块从李子芳口中飞出,吐在张超的脸上。

  那是李子芳的舌头。

  张超惊呆了,断断续续地说:“你、你、你叫我如何交差?”

  张超回到办公室,急忙打电话报告顾祝同。

  顾祝同对张超一顿臭骂。张超唯诺诺。最后,顾祝同下令;“这个人留了已无用处,今晚就干掉他。”

  “是,是。”

  就在这个深夜,在周田村后面的荒山上,响起了几声犀利的枪声,李子芳被敌人秘密杀害。

  敌人的谎言也不攻自破。

  李子芳用自己的生命捍卫了自己的清白。

  本文为一点号作者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