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文章马伊琍离婚,姚笛又要被骂一次!一别两宽,各生欢喜吧


  11年婚姻终成往事。不意外,人人都知道第二只“鞋子”落下只是时间问题。

  

  今天,在离七夕还有一周多的时间时,两人用著名的“放妻协议”作为离婚官宣。文章发布微博,称:吾爱伊琍,同行半路,一别两宽,余生漫漫,依然亲情守候。

  

  而马伊琍也发布微博,称:你我深爱过,努力过,彼此成就过。此情有憾,然无对错。往后,各生欢喜。

  

  “一别两宽,各生欢喜”来源于敦煌出土文物“放妻协议”。就是丈夫说:如果我们结合在一起是错误,不如痛快地分手来得超脱,希望你重整山河再攀高枝,也胜过两人看不顺眼互相挤兑。这份“放妻协议”给后人展示了历史上真实的一幕:妇女地位极高,夫妻之间提倡“好合好散”。

  早在2015年,文章和马伊琍就迎来了最大危机。两人纵情贪欢,毁了三个人。此后,他们一直活在舆论中央。人们提起他们时,首要的不是作品,不是活动,不是综艺,不是演技,不是专业,不是影响力。而是两个字:出轨。

  原本最值得称道的演员身份被大众剥夺,只剩下出轨者、被出轨者、还有小三。风波后,马伊琍表态,“恋爱容易,婚姻不易,且行且珍惜”。在“且行且珍惜”的五年里,马伊琍踏入40岁,完成了从女人到母亲的转变。又努力从全职主妇回归职场精英。

  

  2017年,马伊琍凭《我的前半生》获得横店影视节暨第四届“文荣奖”的“最佳女主角”时,主持人问马伊琍:“续集《我的后半生》什么时候拍?”她回答说:“我的后半生,活在每个女孩身上。”她不惧与年轻漂亮的后辈们同台竞争,她被视为当代女性的一座生活灯塔。

  

  这场官宣离婚,对于马伊琍来说不过是开启了新的人生,而且可能比作为文章妻子的时期更为顺达。但那场风波过后,另一位女子姚笛却始终走不出低谷。果然,文章和马伊琍用古雅的文字官宣离婚后,姚笛的微博又炸了!平时姚笛的微博只有几千评论。

  

  而最新这条微博下,评论已经超过两万。

  

  评论的内容永远是否定,从道德层面一票否决她的所有,不给她触底反弹的机会,哪怕她再努力,再想忘记,再想重新来过。

  

  其实从心理学上来分析,姚笛和马伊琍正好是两种性格的女性。窦文涛形容马伊琍,“二十几岁时表现出一种刚劲儿,有了孩子之后刚劲儿变成了韧劲儿。”潘采夫也说,“她是相当地爷们儿。”马伊琍无论在影视剧中,还是现实中,都是大女主。

  但文章,却希望成为一个大男人。一次,他和马伊琍曾接受访谈,文章曾反复提到,自己与马伊琍在一起时,有着种种不舒服。自尊作崇的文章对于记者把他称为“一个神秘男子”时,感到愤怒。他说,我也是一个演员,为什么就变成一个神秘男子。马伊琍在两人关系中始终处于掌控与引领,虽然帮助文章在演艺事业上突飞猛进。但生活中却可能让文章感到憋屈。

  无疑,文章更渴望一个崇拜他的人。而姚笛就是这样一个人而姚笛在朋友心目中是典型的爱情脑。

  

  姚笛对李静坦言,她之前谈了个8年的男友,每次约会,公司就联系不上她,“我特别重色轻友,所有工作都推掉。”为了这个男友,她还将一整部戏的片酬,全部用来买礼物,只为逗男友开心。好友直接评价她:“她反正就是恋爱最大。”可就是因为“恋爱”,几乎毁掉姚笛的人生。

  凭借《新恋爱时代》获得年度最具收视号召女演员奖时,在颁奖礼上,姚笛再次与文章相遇,女主持人问姚笛:“你有什么想对文章说的?”姚笛愣了愣,笑着说:“文章老师是我的偶像。”

  

  一旁的文章听闻,跟着笑。主持人立马接话:“但是他已婚。”姚笛反问说:“偶像不行么?”

  

  本是一句玩笑话,但谁也没料到,竟成了真。拍《裸婚时代》时,姚笛一直被文章引领。进组第一天,姚笛就与文章有场亲吻戏,姚笛觉得很尴尬。但文章倒是很自在,照着剧本说完台词后,便大方走过来吻姚笛。

  

  《裸婚时代》放映后,姚笛受邀接受专访,说:“文章是一个特别好的演员。自己慢热,不爱讲话,但文章总能用热情与投入,将她带进戏里。”可见,文章在和姚笛的相处里,他不再是配角。是主角。而姚笛也喜欢这种仰望。因为在她的恋爱观里她表示,“有时候我觉得付出,会比得到更开心。”可惜,物是人非,一场闹剧后,姚笛演艺生涯堕入谷底,一直没有翻身。

  

  而这边,表面虽然完整,但锦袍上的虱子,一直都没有停止叮咬。到了今天,还是“各自欢喜”。

  2017年,姚笛在微博上宣布有了新的恋情。

  

  去年3月,姚笛又在微博晒出求婚照,写到:此心安处,便是乐也!

  

  她似乎想尘埃落定,但评论区仍是嘲讽声一片。

  

  文章和马伊琍的故事结束了,而姚笛这边不知还要多久才能过这个“坎”。

  涂磊说,爱情是一门精确的化学, 有些人是你生命中的过客,却是你记忆中的长客,但客毕竟是客。

  在爱情来的时候勇敢去面对去追寻;在它已然离开的时候,忍痛放手。毕竟,人生还有很长,唯一陪你走到最后的人,是自己。

  七分爱别人,三分爱自己。当爱已离去,理智果断,不纠缠、不诋毁。更不会为了保全所谓的婚姻,因为别人的眼光,而让自己的后半生在一段已经消亡的感情中,挣扎枯萎。

  因为我真的爱过你,但我也放得过我自己。

  我爱过你不后悔,

  但现在,我想要开始好好爱自己了!

  马伊琍文章11年感情回顾

  2005年

  文章和马伊琍首次合作《锦衣卫》,二人相识并成为朋友;

  2006年

  电视剧《奋斗》开拍,马伊琍和文章再度合作,两人由朋友变成恋人;

  2008年

  文章和马伊琍结婚。9月20日,大女儿文君竹出生;

  2013年8月

  马伊琍怀二胎时,有业内人士向媒体透露了文章出轨和姚笛相恋的消息;

  2014年3月28日

  有媒体拍到了文章和姚笛在一起的照片。

  2014年3月31日

  凌晨,文章发布声明诚恳道歉,称“咎由自取”;承认与姚笛的婚外情,并表示“辜负了家庭,辜负了丈夫和父亲的称呼”。同一时间,马伊琍也发微博回应道“恋爱虽易,婚姻不易,且行且珍惜”;

  2015年3月

  文章携父母及马伊琍到三亚度假破婚变传闻;

  2015年6月29日

  文章在马伊琍生日当天补求婚,深情表白,两人眼泛泪光拥吻;

  2015年10月

  马伊琍戈壁拍片,文章携女儿探班;

  2016年1月

  文章复出主演的《少帅》开播,发言感谢马伊琍:最压抑时陪伴我;

  2016年12月

  马伊琍一家四口逛街,文章抱小女儿过马路;

  2017年4月

  文章、马伊琍手挽手现身首都机场;

  2017年7月

  有网友在兵马俑偶遇文章一家;

  2018年2月

  文章马伊琍一家四口同框,回西安过年其乐融融;

  2018年5月

  马伊琍带全家探班文章;

  2018年6月

  马伊琍获白玉兰奖视后发表获奖感言时感谢文章;6月26日文章生日马伊琍发文送祝福,“生日快乐三百斤”;

  2018年7月

  文章马伊琍一家四口度假归来现身机场;11月,文章马伊琍合体陪女儿爱马参加拉丁舞比赛;

  2019年2月

  文章马伊琍过年回老家与亲友聚会,女儿爱马大秀拉丁舞;

  2019年5月

  文章马伊琍陪女儿爱马参与舞蹈比赛;

  2019年7月27日

  网传二人离婚;

  2019年7月28日

  二人官宣离婚

  11年婚姻终成往事。不意外,人人都知道第二只“鞋子”落下只是时间问题。

  

  今天,在离七夕还有一周多的时间时,两人用著名的“放妻协议”作为离婚官宣。文章发布微博,称:吾爱伊琍,同行半路,一别两宽,余生漫漫,依然亲情守候。

  

  而马伊琍也发布微博,称:你我深爱过,努力过,彼此成就过。此情有憾,然无对错。往后,各生欢喜。

  

  “一别两宽,各生欢喜”来源于敦煌出土文物“放妻协议”。就是丈夫说:如果我们结合在一起是错误,不如痛快地分手来得超脱,希望你重整山河再攀高枝,也胜过两人看不顺眼互相挤兑。这份“放妻协议”给后人展示了历史上真实的一幕:妇女地位极高,夫妻之间提倡“好合好散”。

  早在2015年,文章和马伊琍就迎来了最大危机。两人纵情贪欢,毁了三个人。此后,他们一直活在舆论中央。人们提起他们时,首要的不是作品,不是活动,不是综艺,不是演技,不是专业,不是影响力。而是两个字:出轨。

  原本最值得称道的演员身份被大众剥夺,只剩下出轨者、被出轨者、还有小三。风波后,马伊琍表态,“恋爱容易,婚姻不易,且行且珍惜”。在“且行且珍惜”的五年里,马伊琍踏入40岁,完成了从女人到母亲的转变。又努力从全职主妇回归职场精英。

  

  2017年,马伊琍凭《我的前半生》获得横店影视节暨第四届“文荣奖”的“最佳女主角”时,主持人问马伊琍:“续集《我的后半生》什么时候拍?”她回答说:“我的后半生,活在每个女孩身上。”她不惧与年轻漂亮的后辈们同台竞争,她被视为当代女性的一座生活灯塔。

  

  这场官宣离婚,对于马伊琍来说不过是开启了新的人生,而且可能比作为文章妻子的时期更为顺达。但那场风波过后,另一位女子姚笛却始终走不出低谷。果然,文章和马伊琍用古雅的文字官宣离婚后,姚笛的微博又炸了!平时姚笛的微博只有几千评论。

  

  而最新这条微博下,评论已经超过两万。

  

  评论的内容永远是否定,从道德层面一票否决她的所有,不给她触底反弹的机会,哪怕她再努力,再想忘记,再想重新来过。

  

  其实从心理学上来分析,姚笛和马伊琍正好是两种性格的女性。窦文涛形容马伊琍,“二十几岁时表现出一种刚劲儿,有了孩子之后刚劲儿变成了韧劲儿。”潘采夫也说,“她是相当地爷们儿。”马伊琍无论在影视剧中,还是现实中,都是大女主。

  但文章,却希望成为一个大男人。一次,他和马伊琍曾接受访谈,文章曾反复提到,自己与马伊琍在一起时,有着种种不舒服。自尊作崇的文章对于记者把他称为“一个神秘男子”时,感到愤怒。他说,我也是一个演员,为什么就变成一个神秘男子。马伊琍在两人关系中始终处于掌控与引领,虽然帮助文章在演艺事业上突飞猛进。但生活中却可能让文章感到憋屈。

  无疑,文章更渴望一个崇拜他的人。而姚笛就是这样一个人而姚笛在朋友心目中是典型的爱情脑。

  

  姚笛对李静坦言,她之前谈了个8年的男友,每次约会,公司就联系不上她,“我特别重色轻友,所有工作都推掉。”为了这个男友,她还将一整部戏的片酬,全部用来买礼物,只为逗男友开心。好友直接评价她:“她反正就是恋爱最大。”可就是因为“恋爱”,几乎毁掉姚笛的人生。

  凭借《新恋爱时代》获得年度最具收视号召女演员奖时,在颁奖礼上,姚笛再次与文章相遇,女主持人问姚笛:“你有什么想对文章说的?”姚笛愣了愣,笑着说:“文章老师是我的偶像。”

  

  一旁的文章听闻,跟着笑。主持人立马接话:“但是他已婚。”姚笛反问说:“偶像不行么?”

  

  本是一句玩笑话,但谁也没料到,竟成了真。拍《裸婚时代》时,姚笛一直被文章引领。进组第一天,姚笛就与文章有场亲吻戏,姚笛觉得很尴尬。但文章倒是很自在,照着剧本说完台词后,便大方走过来吻姚笛。

  

  《裸婚时代》放映后,姚笛受邀接受专访,说:“文章是一个特别好的演员。自己慢热,不爱讲话,但文章总能用热情与投入,将她带进戏里。”可见,文章在和姚笛的相处里,他不再是配角。是主角。而姚笛也喜欢这种仰望。因为在她的恋爱观里她表示,“有时候我觉得付出,会比得到更开心。”可惜,物是人非,一场闹剧后,姚笛演艺生涯堕入谷底,一直没有翻身。

  

  而这边,表面虽然完整,但锦袍上的虱子,一直都没有停止叮咬。到了今天,还是“各自欢喜”。

  2017年,姚笛在微博上宣布有了新的恋情。

  

  去年3月,姚笛又在微博晒出求婚照,写到:此心安处,便是乐也!

  

  她似乎想尘埃落定,但评论区仍是嘲讽声一片。

  

  文章和马伊琍的故事结束了,而姚笛这边不知还要多久才能过这个“坎”。

  涂磊说,爱情是一门精确的化学, 有些人是你生命中的过客,却是你记忆中的长客,但客毕竟是客。

  在爱情来的时候勇敢去面对去追寻;在它已然离开的时候,忍痛放手。毕竟,人生还有很长,唯一陪你走到最后的人,是自己。

  七分爱别人,三分爱自己。当爱已离去,理智果断,不纠缠、不诋毁。更不会为了保全所谓的婚姻,因为别人的眼光,而让自己的后半生在一段已经消亡的感情中,挣扎枯萎。

  因为我真的爱过你,但我也放得过我自己。

  我爱过你不后悔,

  但现在,我想要开始好好爱自己了!

  马伊琍文章11年感情回顾

  2005年

  文章和马伊琍首次合作《锦衣卫》,二人相识并成为朋友;

  2006年

  电视剧《奋斗》开拍,马伊琍和文章再度合作,两人由朋友变成恋人;

  2008年

  文章和马伊琍结婚。9月20日,大女儿文君竹出生;

  2013年8月

  马伊琍怀二胎时,有业内人士向媒体透露了文章出轨和姚笛相恋的消息;

  2014年3月28日

  有媒体拍到了文章和姚笛在一起的照片。

  2014年3月31日

  凌晨,文章发布声明诚恳道歉,称“咎由自取”;承认与姚笛的婚外情,并表示“辜负了家庭,辜负了丈夫和父亲的称呼”。同一时间,马伊琍也发微博回应道“恋爱虽易,婚姻不易,且行且珍惜”;

  2015年3月

  文章携父母及马伊琍到三亚度假破婚变传闻;

  2015年6月29日

  文章在马伊琍生日当天补求婚,深情表白,两人眼泛泪光拥吻;

  2015年10月

  马伊琍戈壁拍片,文章携女儿探班;

  2016年1月

  文章复出主演的《少帅》开播,发言感谢马伊琍:最压抑时陪伴我;

  2016年12月

  马伊琍一家四口逛街,文章抱小女儿过马路;

  2017年4月

  文章、马伊琍手挽手现身首都机场;

  2017年7月

  有网友在兵马俑偶遇文章一家;

  2018年2月

  文章马伊琍一家四口同框,回西安过年其乐融融;

  2018年5月

  马伊琍带全家探班文章;

  2018年6月

  马伊琍获白玉兰奖视后发表获奖感言时感谢文章;6月26日文章生日马伊琍发文送祝福,“生日快乐三百斤”;

  2018年7月

  文章马伊琍一家四口度假归来现身机场;11月,文章马伊琍合体陪女儿爱马参加拉丁舞比赛;

  2019年2月

  文章马伊琍过年回老家与亲友聚会,女儿爱马大秀拉丁舞;

  2019年5月

  文章马伊琍陪女儿爱马参与舞蹈比赛;

  2019年7月27日

  网传二人离婚;

  2019年7月28日

  二人官宣离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