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域原创:一个人行游在江湖之四-鄂州-黄冈-蕲春-横车-黄厂


?

  

  却说阿域走出鄂州火车站后,来到公交站,用手机查询地图。却因为没看站牌的另一面,就走向另一条道上。走了很久,大约两站地,再看站牌,原来另一面也有车牌,才知自己走错方向。

  阿域主动花一元钱(开始不知道,实际要1.5元)又坐一站地回到刚离开的车站,走到对面去坐车。这一次阿域付了两元车钱补上上次少付的车费。

  

  汽车从鄂州好不容易来到黄冈。到黄冈后,阿域还是住进上次住的酒店。随后到网上搜寻房子,找到有个叫花园村的地方,有处独栋房子离市里不远。便去坐班车想看看,阿域走着走着又不知坐过多少站了,也没人提醒他。当阿域问售票员时,才知道坐过了很多站了。阿域只好下车,再也不知要到哪里去,只好再等同路回黄冈的车,很久才又回到酒店。

  

  在黄冈住了三天,房子也没什么进展。最后阿域被蕲春的李时珍诞生五百周年的召唤吸引,于是从黄州坐班车来到蕲春。蕲春住下后,第二天阿域乘车上去蕲州的班车。下车后,在附近的饭店吃了顿饭后,又到附近的江坝上转了转。阿域觉得没什么感觉,便又坐班车回到蕲春县城。

  

  这日,阿域找到另一个去处,说是有个叫鲁王寨的地方。一问客运站却没有车去。后来阿域坐车到了一个叫茅山的地方,却没有下车,又随车返回了蕲春县城。

  后经查询得知,蕲州文化小镇和李时珍纪念馆等项目都在蕲州。阿域再次去蕲州。到车站打听后,租了个车来到蕲州文化小镇。初来咋到,这里还没有完全建设好,也只不过是一些仿古建筑,很多都没完工。至于什么李时珍纪念会堂也没还完工。阿域除了对那些仿古建筑有了新理解外,其它收获也不太大。

  

  阿域后来与出租车师傅(他在那等阿域)闲聊,说是他们村里有房可以帮阿域问问,他自己的房已租出去了。他那离李时珍纪念馆也不远。

  当晚,阿域住在蕲州一个仅剩一间客房的酒店里,还是因为那房间有问题,没有自来水,才没人住。第二天就是李时珍纪念日,房子已经被团购。阿域只好将就一晚。

  

  第二天出租车师傅电话约阿域去看房子。那房子就在村委会旁,设计的是很有些壮观和气派只是门前门后风光均被其它房子挡住,要不阿域还真动心了。还有就是房主说自己要保留儿子的婚房,而且房子三楼也没有装修好,这也不是太理想之地。

  随后,阿域来到带看房子的房主家亲戚家开的土菜馆,跟车师傅一起吃了三个菜。当然,阿域买单。随后,车师傅把阿域送回蕲州街上。阿域想到去来时看到的有个较大的酒店,便想去看看,也许次日可以去看下热闹。

  果然,这个三星级酒店,虽是贵点,但还有空房(注:写到这里,笔墨水用完了,还好邻铺带了笔,又荣幸得以借用继续写这无聊的游记历程。)。

  

  回述一下头天住在蕲州的当晚。阿域到街上吃地摊,人还很多,毕竟是当地的节日嘛。到第一家,让阿域等一会才有位置,便到第二家,一点菜说是别人已经点掉了,就那一份,再点第二份也是早有先行人。然后,阿域来到第三家,还是点到在上一家想要吃的菜。这份菜勾起阿域儿时的记忆,是水里长的什么管,问价要二十元一份,这在一个小镇里,显然有些贵了,也就吃个小时候的味道吧。自然,那小时候的味道很难找到。

  这一晚,阿域没有吃饭,喝了点酒就睡了。想起中午在土菜馆吃的鸡蛋有点多,因为那车师傅不吃鸡蛋,说是小时候吃伤了。最后两个人吃三g个菜还没吃完,说起价格还不贵,一个红薯苗,一个鸡蛋炒木耳外家肉烧茄子一起才不到四十元。

  

  李时珍纪念日当天下起了雨,阿域没有去看热闹,也怕因没受邀请而进不了园。随后,阿域冒雨再回到蕲春县城,开始在新车站下了车,想在此找找房子看。谁知一走那个远呀,新车站在新城区,房子都不多。走呀走呀走呀走,走到一个三岔路口,见有交警拦车,可能是流,此大道是开往县城李时珍纪念活动区的。

  阿域便被引导到了一个迷失的未来城市。看到几处停建的大规模建筑,好象是一个博物馆之类。后观若干栋大楼皆无人居住,还有在建的几处建筑门前的老房子,也没有完全撤除。

  

  阿域走了很久才想起何不把那些未来的城市建筑拍个照。仿佛阿域已来到未来城市,而不知去处。后来返回后经导航,只知道已来到南城新区,返回才是对的,要不又不知走到哪里去了。

  最后来到那若干在建和建好的高楼大厦旁,见有一实验小学和另一学校而附近的居民还不是很多。那些高楼大厦多是空置的,有的都没建完。

  几经转折,后来阿域来到老车站附近找了个宾馆住下,价格也不太贵,房间还是可以。

  

  第二天,阿域又网上搜房子,却发现有套在昨天去过的地方那条大道叫中轴路,附近有新建好的四层楼。与房主约好打车去看。房子太大,可惜后面院子都被盖上机瓦和阳光板,不是阿域想要的。且楼房前后也无风光,关键是房主还要价很高,实在不是理想之地,阿域又只好步行而回。这里既没有公交,也打不到出租车,去时打车司机还要求阿域另加了价付款。阿域只好步行走啊走啊走又走了很久很久。

  街上,阿域见到一茶叶店有卖本地一款茶,便进去看看,一聊有茶还有故事。店主问我昨天是不是去过蕲州了,说来也怪,我说你怎么知道我昨天从那里回来的?人太多没去赶热闹。后又聊起找房子租用的事,开始我说想去张林冲,经查那里有历史有故事有风景。店主说,那里太远,推荐我去黄厂,还亲自在一张纸上写下那两个字给阿域。

  阿域便来到车站,找到去黄厂的车。到黄厂车没停,说去前面的跃进村。阿域说,我正好去村里看看。到跃进村一见有个大水库,后面有山有树林竹林,风景确实不错。关键的是在两颗老枫树旁,正在装修一个仿古四合院建筑,阿域进去看看,却没有人在,可能吃饭去了。

  

  后来,阿域绕到水库旁的一个院子,可能是管理单位。里面三个人正在吃饭,阿域进去一问,让他去那装修房找,有人在。再回到那老枫树下,依然没见到人影。阿域见树下有一个淘宝店,便想过去打听一下。店主正帮人代购空调什么的,也没有时间搭理阿域,阿域只得走出去。此时碰到一为中年人,一询问,他说有户人家有两套房,现没人住。阿域便与他聊了聊,顺便拿出烟递上。阿域想到此时烟的交际功能。那位大哥见到阿域递上的烟是与普通烟不同的白烟嘴,顿时热情起来。阿域让他带去看房,一见那房只有一层,里面还没有装修好,门前也没有停车位,阿域不满意,便递上一张自己的名片,让那大哥帮找到房后打电话。

  

  此时,来时的班车已经走了,回到镇上没有车子可坐。阿域背着电脑包又步行很久才来到镇上,来到这个也许是唯一的餐厅。一见餐厅里人也不少,地上很脏。阿域进去厨房见有苋菜,一问说是七元,便点下。吃完饭,阿域问老板结账,老板说十元(见我是外地人吧),阿域说刚才不是说好七元吗?阿域递上十元钱,老板从包里掏出七元钱给阿域,阿域还给她多给的五元。那老板又问那炒菜的,炒菜的对阿域说是十元,难道阿域听错了?

  吃过饭,等了很久,去县城的车才来。车子去村里又转了一圈返回,还要等到点才开。

  

  再说说昨天突然想去横车,想着去不远的张林冲看下。但 阿域坐上去横车的车后又坐过几站,还是卖票的问他说坐过了。阿域下车再等返回的车坐到横车,一问去张林冲还是很远,又懒得去了。

  此时已是中午,阿域找到一家饭店去吃饭。开始问好一个女孩说好菜价,一份八元,一份五元,等阿域拿好八元的菜,想再去要一个五元的菜时,是另一位中年女人,看我面生,说那菜六元,我又问那女孩,那女孩说,菜五元,饭一元算是圆了场,其实这一带吃饭米饭都是免费的。

  吃饭时,阿域将八元菜里的肉留下来,后来有一位老太太在那吃,要了一个菜却带了一个饭缸,却另打了一缸饭,阿域将那没吃的肉递上去,问:老太太这个肉您要吃吗?她见了笑了一下算是应答。

  

  吃过饭,阿域又坐车回到宾馆,正想去浙江找地,想买经江西去浙江的车票。后来妻子信息说六一儿童节阿域家被评上班里书香家庭代表 ,让她去领奖。此时,正好提交要买的车票还没生效,阿域突然取消了,他改变主意,想还是先回趟北京再去别处。

  一查回京的车票当天的软卧已经售完,便订了今天的,一看网上订票不能选铺位,几次取消了订单,最后还是订了张上铺票。

  来到车包厢下已经有人了,一老人带一小孩不停的哭闹,阿域也无心继续下笔了。

  再次感谢K1454次列车邻铺借笔得以完成本篇。

  附记:当阿域上厕所回到铺位时,发现那对下铺的情侣两人都挤到上铺去了,见之说:我在上铺不太方便吧,你们睡上面,那我睡下铺去,那情侣当即答应了。阿域购而不得的下铺就这样无偿而得。